五十六 无题(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待熟悉了屋内的摆设后,我摸索着房门打了开来,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驱了心内那一点点寒气,我手扶着墙,慢慢往前渡着步,生怕踏上坑或者是道上的物什,摔一跤也就罢了,撞坏了东西可不好。

  摸着摸着,不知不觉间摸上了栏杆,我就着旁处空闲的位置坐下,闭上了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眼,手臂放在木栏上,头靠了上去,就那样坐在那里,感受着暖烘烘的阳光,好似快要入睡般。

  鸟儿在一旁欢快的鸣叫着,我能闻到至木栏前端传来的青草花香,若是能看见,不知该有多美,如此想着倒是忽略了鼻翼间的微痒,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耳畔又传来君笑焦急的呼唤声,由远及近。

  脚步声停在了我身旁不远处,君笑松了口气,忽然‘噗嗤’一笑,我不明所以,转过头看向他所在的位置,眨了眨眼替代了话语无声询问着。

  君笑笑着,“子卿,你的鼻尖和脑袋上飞着几只蝶。”

  “啊?”我更不明白了,蝶会飞我这儿来?怎么可能,不过却在这时,鼻尖的微痒让我楞了片刻,伸出手去摸了摸,滑过指尖那柔软的感觉,是蝴蝶翅膀没错,没想到蝴蝶会飞到我这儿来,不过想想那画面,估计是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难怪君笑会笑成那般模样。

  “诶,居然飞走了,”蝴蝶被我这挥手便吓跑了,听君笑的声音有些可惜,我不明白,他在可惜什么,“子卿,你怎么不在屋里休息而来了这里,让我好找啊。”

  “整天在屋里闷得慌,我便四处走走,没想到倒是给君笑添麻烦了,实在抱歉。”我诚恳的道着歉,却被君笑截了话尾。

  “子卿不必抱歉,也无须和我客套,出来走走是好的,只是你伤势尚未痊愈,只怕这一走动让身上的伤更难痊愈了。”话语里满满的担忧,让我不禁柔和了眼角。

  我说:“君笑多虑了,常人都说,多出来走走对伤势痊愈有些帮助。”

  “好吧,那我便陪子卿一同坐坐,不过子卿往后要来一定要叫上我啊,免得到时我找不着人了。”?君笑说着,话语里夹了些许的孩子气,让我勾起的唇角又往上扬了扬。

  “也好,但是君笑不用去学堂与那些孩子讲课么?”

  “这……”君笑迟疑了片刻才说,“学堂的事固然重要,可子卿的伤才是最重要的,况且学堂的先生甚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哦,原是这般啊。”我了然,少顷复又道,“君笑……”

  “嗯?”君笑的声音响起,沙哑中带了一丝慵懒,很是……熟悉?该是错觉了,以往我就不曾同君笑认识过,又何来的熟悉呢。

  “你为何待我这么好?”我蹙起了一双眉,颇为严肃,这问题至君笑无微不至的照顾时,我便困惑了很久,今日终是找了个合适的时机将话说了出来。

  君笑听了这话,倒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