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 梦(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是也不是,我先前那王妃便是明媒正娶的,虽说那是皇上硬逼着娶的,可这拜了高堂天地的,就算是洞房花烛夜未行过什么夫妻之礼,可那也是娶了的。

  我一笑,也并未接话,而是转了话题:“君笑是做什么的呢?”

  若是有些困难,那我还是离开吧,去哪里都好,只是莫要拖累了君笑。

  “我啊,在镇上的书院教书呢,今日书院修假,而你伤未好,人也未醒,我便留在家中了。”君笑说着,往前行了几步又退了回来,将手中的碗筷放在桌上,笑了笑,“我先扶你过去吧,先在床上躺些日子,待伤完全好了以后,我便带你四处走走,看你的打扮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虽然这小镇上比不得京城来得热闹,可也有他的好啊。”

  他这话并未说对,生性喜静的我怎会不喜这清清静静的小镇呢?不过我还是点点头,乖乖由他扶到了床边,脱了鞋袜就躺到了床上,仍他给我掖好被角再端了碗筷出去。

  他走时顺手带上了门,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听得屋外隐隐约约有着说话声,听声音该是两个男的,不过没多久那声音便消失了,只余下我所在的屋子里安静的很,若是掉根针也一定能清楚的听到,静得太可怕了,我第一次怕了黑暗,想睁眼看看温暖的阳光吧,可是被布团团缠住的眼让我睁开不得,再一想吧,该是我忽略了,就算是身上的伤好了又如何,这双眼能睁开了又如何,看不见的始终看不见,人心吧,我至一开始就未曾看透过,现下倒好了,谁想着什么,都与我无关。这日子也本是我渴求的,我怎能生了惧意呢不是?

  “无论如何,你必须得治好他的眼,否则……”

  “自当竭尽所能,可……”

  “实在不行,便唤他来吧……”

  迷迷糊糊的,屋外似乎响起了说话声,那声音是两个男人的,任何一人都不是君笑的声音,君笑该是在忙吧,而屋外说话的人,也全都是君笑的朋友吧,带着如此想法,我进了梦乡。

  梦里,竟是我从未梦见过的清衡,他倚在王府后院的回廊上,看向我的眼里满溢的柔,正当我想抱着他说说心里话的时候,思然出现了,看我眼里是我看不清的绪,我伸臂的动作顿住了,有些不知所措的为难,思然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我,直看进我的心里,而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你……不该的。”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身形,我想追上去,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动弹不得,思然的身形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回廊尽头,只留得我苦苦一笑——

  我是不该……可……

  再看向清衡时,他还是倚在栏边,只是那看向我的眸子里那暖心的柔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嘲讽的笑,那笑刺伤了我的眼,生生的寒直进了心里,我想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可是张不了口,只能眼睁睁看着清衡的身形消失在原地,留下的我像是浑身没了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