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君笑(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君笑进了屋,将手中的蜜饯递到了我手,我屏了气,将那碗汤药喝了下去又忙忙吃下手中的蜜饯,方才去了口内那另自己难以忍受的苦涩。

  “你的伤还未好,还是躺下休息的好,”君笑接过了我手中的空碗,略带沙哑的声音,话语里是礼貌的关怀,让我也不由得心内跟着暖了起来,至少,我和他不曾认识,能待我如此,足以证明,他的心该是很善的,少顷,君笑又说,“哦,倒是我忘了,我还不晓得兄台的名讳呢,不知兄台可否告知?”

  “我叫……”告诉他真名?只怕这难得的清静日子也定会被打扰的,不妥不妥……“君笑唤我子卿便好。”

  “子卿,好名字,”顿了顿,那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时带了点疑惑,“恕我冒昧,子卿这伤是怎生弄的?”

  “成亲的途中遇了歹徒,抢钱不得便下了杀手,我该庆幸遇上了君笑,否则我得命丧荒野了,”说到这儿该换我疑惑了,方才我才想起,那处是荒野,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就知这不该是哪处荒野人家了,“君笑,你怎会在那儿?”

  ‘咯’的一声,碗底触了桌面,木质的床出轻微的声响,该是君笑坐上了床畔。

  “原来是这样啊,我是刚上了京城探亲,回家途中就碰巧遇上了你,看你还活着,就顺路将你带回了镇上,寻了大夫,看你还未醒又还须静养,我便擅自将你带回家了,还望子卿勿怪。”

  “君笑说笑了,是君笑救了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怪罪?倒是君笑的大恩大德,我这瞎眼的人这辈子怕是难能报答了,只有下辈子结草衔环,为牛为马来报答这救命之恩了。”这话该是我说谎了,下辈子什么的,我还真不想有,为人太难了,集苦痛于一身更是难上加难,消身于世也好,灰飞湮灭也罢,于我而,都比于世为人的好啊。

  君笑笑出了声,“子卿这话倒是重了,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哪里用得着什么报答啊,就算养你这一辈子,也是无妨,若真要报答,你现下将伤养好了,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我牵了唇,笑着,君笑这人,当真心肠好,我该算是老天待我不薄了,遇上如此洒脱心善的人。

  “那么一切,便烦劳君笑了。”

  “好说好说。”那话语顿了顿,又说,“子卿家中无人么?”

  思及母亲,我皱了皱眉:“自是有的,只是同家中的人生了过节,我这人啊,于家人而,有和没有是一个理的,不过,君笑何出此?”

  “呃……只是都有好些日子了,也没见着有人来寻子卿下落,出于好奇我便问问,若有不妥之处,望子卿海涵。”话语里止不住的歉意。

  “没事儿,不过我这儿倒是有一问。”我看着君笑,虽然看到的也只是一尘不变的黑暗罢了。

  “哦?是什么?子卿说了便是。”君笑笑着,带了些好奇。

  “君笑的家人呢?”问得有些唐突,不过未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