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 突生变故(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既是普通匪贼,有那些个护卫的官兵在,该是无碍的,我按了按有些昏沉的脑袋,闭上了眼想着在轿内小憩一会儿,不过在听到轿外传来越来越的惨叫声后打消了方才那近乎天真的想法。

  “想活命的就赶快滚,我等只是奉命取轿内人性命的!”

  “快!拼死也要护得驸马周全!”一人大吼着,那是迎亲官的声音,我当真想错了,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的劫匪。

  不过当真不知,我何时结了仇,让人想取我的性命……

  我睁开眼来,掀开了轿帘走了下去,一偏头,一支利箭从耳旁擦过生生钉进了轿内,我先前端端靠坐的地方,些微的疼痛至耳畔传来,该是擦破皮了,迎亲队伍里大多数的人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流了满地,眼前只剩下几名侍卫和那名先前说话的迎亲官,一大帮子的黑衣人将我们团团围住,戴着黑布的脸看不出来是谁,估摸着该是江湖上的杀手吧,但看那些人眼里的冷漠,对鲜血的习以为常便就知道了。

  “驸马爷,我带着他们为您杀出一跳路来,您……您趁着这空档快些走吧。”年轻的迎亲官说着,声音有些微颤,虽是一幅视死如归的模样,不过眼里还是能看见些藏不住的对死亡的俱意和对人世的留恋,到后来,依稀可见有着不甘,怕是心内还有牵挂的人吧,再看那些士兵,也差不多同这迎亲官一个神,无多大差了。

  “不必了,你们先走吧,一人留在这里,总比得上几人强啊,少一个人便在这人世间多留一条性命不是?”我牵了唇,宽慰的笑了笑,弯下身去拾了把剑,一边围住我们的黑衣人蠢蠢欲动,“再来啊,你们心内都有牵挂的人吧?”

  而我,是没有的,死与不死,也无多大差。

  满意的看着他们那犹豫的神,我正了神,“本王自有办法开出一条道来,你们便趁着那空档逃走吧,嗯……若是来得及,搬来救兵也不是不可,若是不逃,那便是九死一生,生同死,你们自己选吧。平南文学网”

  那些人左右看看后,如是说:“谢驸马爷!”我一笑,迎上那些黑衣人。

  古人云,寡不敌众便该是现下这般吧,方才我杀出条道来那几人算是平安的逃走了,只余了我对着四方众敌。

  眼看着节节败退,敌不得众,身上也有好几处见了红,待一支箭在我露出破绽时穿胸而过,汩汩直流的鲜血浸得大红的喜袍更红了,快无力时又斩了几名向我靠近的人,方才将剑直直的插入土中,支撑着自己快要不稳的身体,等待着致命一击,免得一会儿毙了,倒地不起的丢人,不过说来也可笑,本王是英明了半世了,今日到死却成了这般的糊里糊涂,竟连谁想杀了我都不知。

  本是想问清的,不过回想起了江湖上的规矩,杀手是不得透露雇佣者的任何消息的,这便是规矩,而规矩嘛,自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