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狩猎(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捧着手中的热茶,慢悠悠品了口:“本王再问你最后一次,思然……是谁?”

  杏仁吱唔了半天,方才道了句:“主子,杏仁也不知道主子口中的思然是谁。平南文学网”

  我挑了挑眉:“不说么?”杏仁依旧吱唔着,怎的也不肯告诉我思然是谁,“好,很好!”

  我怒极,一把捏碎茶杯,任由碎杯片扎进手里,以抵去心口的怒火。

  谁都不肯告诉我思然的下落,那老仆是,杏仁也是!

  少顷,瞥一眼看着我手上伤口皱着一张小脸的杏仁,我抚了抚额,冲着杏仁挥了挥手,“下去吧,本王乏了。”

  杏仁看着我那只流着血的手,结结巴巴道:“主……主子,手……”

  我皱皱眉,拔掉陷在肉里的茶杯碎片:“不碍事,下去吧。”

  杏仁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我手中的伤,硬是楞了好些时候方才下去,我就着没什么事的手臂支着头,不多时便睡着了,连杏仁什么时候为我包扎的伤口,我也不得而知。

  梦,依旧是那个梦,我奋力奔跑着,妄想着挣开身上无形的束缚,前伸的手企图抓住那远去的身形。

  差一点,还差一点。

  “别走!”抓住了,我有些欣喜,那人缓缓转过头,我奇迹般的看清了他的脸,但同时,楞然当场,这眉眼,这雅笑,这面孔,这所有,竟是——凤吟!?

  “子卿,朕不走。”文雅的声音入耳,带着淡淡低笑。

  我惊醒,一睁眼便是凤吟,松开自梦里便抓着他衣袖的手,我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臣惶恐,不知圣驾,冒犯了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皇叔,即无旁人,你又何须在乎那些繁琐礼仪。”唇角笑意不在,话语间夹着微怒。

  “臣……谢皇上。”我也不客气,既然皇上话了,我这做臣子的怎能不听?倒了杯茶递给凤吟,“皇上何时来的府上?我竟不知。”

  风吟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牵起一抹淡笑,信手接过茶杯,拿着茶盖拨了拨茶上浮叶,抿了口茶:“卯时,”凤吟放下茶杯,一挑眉梢,“子卿,你的手怎成了这般模样?”

  我瞥向窗外,端看这日头,怕是辰时了,凤吟竟来了足足一个时辰了。

  “昨夜不小心划伤的。”我避开风吟满含忧色与质问的眼,如是说道。

  “划伤的?怎的这么不小心,上过药了么?”

  “上过了,不碍事的。”我牵起嘴角笑了笑。

  “本想着再过两日邀子卿前去狩猎呢,不知到时子卿的手好没好呢?”凤吟虽是这般说着,但意愿不容忤逆,否则触怒了龙颜那就不妙了。

  记得先前,一得宠的妃子只是对凤吟的说法生了一点迟疑,就惹来了凤吟极度的不满,下场,岂是悲惨二字所能概括的了的?

  连宠爱的妃子都下得去手的凤吟,于我这个半亲不亲的皇叔而,又有什么是下不去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