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误会(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翌日,该是卯时末的样子,天亮了有些时候了,红红火火的太阳光也重窗外照射而进,睡得差不多了,我懒洋洋的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翻身便碰到了一个人,我惊了惊,又想起昨晚那似梦一般的景。

  心似小鹿一般的乱撞,这人……是思然么?

  这人侧着身,从后面看不见他的脸,不过这一动不动的身,估计睡得正熟,墨黑的长有些凌乱的搭在脸前,让我更难看清他的模样。

  伸出手去轻碰了碰那人的背,触指的温热让我不由的楞住了——

  温热的……温热的……热的……热!

  怎么会是热的?怎么可能是热的!我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一脑袋的疑惑,这人谁,怎么躺在我的身边……

  不过这身衣裳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啧,该是哪儿呢——

  脑中出现的笑嘻嘻的人让我忍不住扶了扶额,便是他不假。

  “慕容幸——”伸出手去很不客气的推了推呼呼大睡的人,那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臂,出口的别闹直让我想把他踢下床去。

  般正了慕容幸的身,他方才不不愿的睁开眼,许是入目的阳光有些刺眼,那双眼睁开后立马闭上了,缓了会儿又才慢慢睁开,在看向我时,楞楞的眨了眨眼,再傻楞楞的咧嘴一笑,“大哥,早啊~”

  “嗯,早……”我回着,说完方才觉得跑了题,“呃,不对,我说慕容幸你怎么同我睡一块儿了!”

  罢,慕容幸垂了眼帘,神色全是委屈:“我不想同师父睡,所以就来和大哥您挤着睡了……”

  所以……昨晚我吻的不是思然,而是慕容幸……

  我皱起了眉,正想说些什么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来人一袭黑衣曳地,黑似墨的长披在身前脑后,遮了眼角,却是没遮住看像床上的我和慕容幸眼里那忽然燃起的怒火,和那双皱着的眉。

  “你们,在做什么。”那双微薄的唇张张合合,出口的话语刺骨的寒,一双眼紧盯着我和慕容幸,我和慕容幸当下其其一寒,顺着寒弃的视线看下去,这才明白为何今日的寒弃会冰冷这么彻底了——

  两个都喜欢大男人的男人衣衫不整,丝凌乱的躺在床上……呃,任谁都会乱想,更何况还是寒弃这么个骨子里认准了一个人便死也跟到底的痴种子——

  突然觉得……事变得麻烦了。

  “寒兄!你听我们解释,事并不是你看的和想的这样!”看着那恨不得将我活撕了的眼神,我擦了把额角的冷汗,不由得急急忙忙说着,虽然论武功他比不得我,不过为了这莫名其妙的事儿伤了和气可不妥啊。

  古有云,所谓越解释就越是在掩饰,差不多便是现下这般状况了。

  寒弃冷哼了一声,并不打算听我解释,我又擦了把额角的汗,四下的风直往肌肤上贴,我楞了楞,垂下眼帘仔细一看更楞了……

  正奇怪怎么风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