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 醉中话(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命下人将公主带去了我的卧房,看了眼这一桌未动过几筷便凉得彻底的饭菜,我摇摇晃晃的起了身命人收拾,去酒窖里随手携了坛酒,再摇摇晃晃的去了后院思然的新坟前。

  思然该是恨我的吧,唉,我即便是醉了,也不曾见过他的身影,着实——合该如此!

  今夜明月悬空,照得后院明晃晃的,思然的坟孤孤单单的立在那处,我笑了笑,心内想着,若是一旁再添一座坟思然便不会孤单了,至少有人陪他看这日升月落,蝶飞草长,当真希望,我能是那人。

  我边想着,边坐在了那座坟前,夜深露重,青草上的露珠打湿了外衫,有些凉,我将手中提着的酒坛盖打开来,懒得拿什么酒盏了,携了坛子便就着坛口看着皎洁的月饮了起来,该是平素话太多了吧,现下对着思然,我倒是说不出来什么了。

  这当真不好,若是到了黄泉见着了思然,我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就那么看着他的话着实尴尬,依思然的性子,这许久未见了,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该是会生气的。

  这么想着,我不禁回想起了以前闯荡江湖的日子,也是这一轮圆月,我闲着没事儿干就拉了思然去房顶,带了一坛子酒,对着高悬的月亮相视一笑,便闲聊开来,无多少话题了,拿起那坛酒,我俩一人一口的喝着也挺有意思的。

  不过那般自在的日子却因为一时兴起的一场比武打破了,那时见着有人在台上比武,我笑着同思然打了赌,若是我能打赢台上的人,便让我亲亲,结果不用想也知道,我赌赢了,打赢了那场武后人是亲到了,可也惹上了麻烦事。

  思来,我也是高兴得糊涂了,忘了比的那场武便是江湖人选武林盟主而设的,而自己好巧不巧的打赢了武,莫名其妙的成了武林盟主,再不想当这盟主也不成,那些前辈们总是一样的说词,规矩就是规矩,我既然赢了那比武,便是盟主了,我不能不当,唉,一时兴起酿成大祸便是如此了,原本该是悠悠闲闲的日子,算是毁得一干二净了。

  后来啊,在一场正邪之战上认识了寒弃,我同他挺合得来的,没聊过几回便成了朋友,再后来些,便是慕容幸去学艺了,再后来,我同思然还有凤吟终是被皇家的人找到了,被强带回去后吃了不少苦头。

  再再后来,便是同思然一道南征北战,最后啊,我同他的事被皇家的人晓得了,自然是容不了的。

  思至此,我看了看思然的墓,抬手猛的饮了口酒,喉咙口也些堵。

  说来说去,思然成了这般模样,全都是我的过错……

  不多时,一只空酒坛被我扔在了地上,似乎有些醉了,头晕乎乎的很想睡,可细细一想,方才忆起,那女人还在我的榻上躺着,回房睡是不妥的,我摇了摇头合着衣,躺倒在了那青青碧草上,闭上了眼,索性便不回了,就在这处陪着思然共眠也挺好的。

  刚闭眼睡了片刻,迷迷糊糊间就被通红着一张脸的慕容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