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寒弃(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不知道今日是什么好日子,这人,还真是认识的。

  “凤子卿,许久未见了。”

  一尘不变的清冷,是那般的令人熟悉,近了,柳叶眉下一双透着漠然寒意的眸子映入眼帘,薄薄的唇紧抿着,几缕墨静静的垂在胸前,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放在身侧,同往常无多大变化,只是更加俊俏了。

  这人便是当时同思然闯荡江湖的时候认识的,同我也极为合得来,是当初的魔教之主,名叫寒弃,说实话,他的名字怎么听怎么怪,听说他本是个孤儿,被他师傅好心收养再传授毕生所学,因着他是被父母舍弃的孩子,便给他起了名字叫寒弃。

  这好生生的一个小孩子,竟被父母自小遗弃,着实可怜的紧啊,也难怪他会像现下这般清清冷冷的。

  “竟是寒兄啊,听闻魔教之主被正道人士亲手除了,看样子传非实了。”我笑了笑,这话唐突了,不过我知道是不碍事的。

  寒弃冷冷的哼了声,看了眼我身后畏畏缩缩的人,方才又道:“听闻正道盟主是当今王爷,此事果然非虚。”

  “前尘往事,便莫再提了,”我抬手掩了唇干咳了两声,又是一笑罢,方才觉得这几个人杵在这儿也不像那么回事儿,再看王府就在前处不远,便说,“前处就是王府了,寒兄若不嫌弃,不妨进去坐坐,夜深露重的,那些个客栈也该打烊了,不介意,留宿一晚叙叙旧也好。”

  “也好。”寒弃轻点了头,出唇的字眼依旧清冷不改。

  牵起了唇,我前处带路,顺带拖着个公主,而慕容幸听到那两字后颤了颤,一步一挪极其不愿的跟在了我的身后,期间也没再听到寒弃唤慕容幸的名,不过总觉得这二人间的气氛感觉怪怪的。

  抬手敲了敲门,开门的是杏仁,探出了小脑袋一双黑墨的杏眼看向我身后眨了眨,一脸疑惑,再看向我时闪着光,一脸的激动样,想必是在这门内等着我回府吧。

  开了门,正准备扑上来的身影顿住了,杏仁看了看我身旁的公主,更加疑惑了:“主子,她是谁?”

  “贵客,去准备客房吧,”我同这一行人进了府,待杏仁关上了府门后,看了看身旁的人,我对着杏仁吩咐着,“三间。”

  “两间。”这时,清清冷冷的寒弃开口了。

  杏仁刚要下去的步子顿住了,转过头来看着我。

  慕容幸插了话:“别别别,就三间吧,三间啊……”

  我琢磨了片刻,对着杏仁说,“依寒兄的,两间吧。”

  “是,主子。”杏仁恭恭敬敬道着,这刚要下去又被一声等等给弄得停住了步子。

  “那个谁,准备一间就好了。”

  说话的是公主,她拉着我胳膊的手更紧了些,更甚的是,她竟将头靠上了我的肩,这让我忍不住皱了皱眉——

  “公主,男女授受不亲!”明白了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