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杏树下的思然(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主子。”

  慕潇痕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看着我,不咸不淡的唤了声主子,我也知他想要说些什么,叹了口气我回到:“计划……实施吧。”

  “是。”垂应了声,一拱手,消失在原地。

  这轻功,果然是江湖中属一属二的,十分了得啊。

  待慕潇痕走后,我又对着那株杏树神游了片刻,琢磨着杏仁也该是时候回来了,如此想着,片刻后,杏仁便拿着把铲子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我面前,那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我看他着实需要喝口茶再说话,不过可惜了,我这处没茶。

  “你先下去吧。”接过铲子,我很好心的让他先去歇着。

  杏仁却扭扭捏捏了好半晌也不见走,吞吞吐吐的说了句:“主子……那个,这种粗活,还是杏仁来吧。”

  正琢磨着该从哪处铲土时,就听见杏仁说了这么句,看一眼杏仁那副小姑娘的模样,我笑了笑:“不必了,再者,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么?”

  闻,杏仁楞了楞,老看实实摇摇头,眨了眨满是好奇的眼,小心翼翼的问着,“杏仁不知……主子您……要做什么?”

  我牵起了唇,一笑罢,开始拿着手中铲一一寸寸铲着土,“你既不知,那还是下去吧,嗯……去棺材铺里挑一具上好的棺材,依本王的身高便可了。”

  思然的身高同我的无甚大差,该是合适了。

  不过杏仁没动,不会是想到哪处去了吧?

  杏仁一听,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扑将上来,拿着我的衣角擦了擦他那双杏眼里满溢而出的泪,活脱脱一副将被抛弃的表。

  果然——

  “主子!您可不能想不开啊!!您要是……杏仁可怎么办啊!”

  我不着痕迹的从他那双手里移出我的袖角,叹了口气:“不是给本王的,而是……”看向那方泥土,我一笑,又泛着点痴,“本王的爱人的……”

  看着杏仁那副似懂非懂的模样,颇有问清缘由的架势,我叹了口气,催促着杏仁:“算了,你识不得他,即便是同你说了也是枉然。”

  “您还没说呢,怎么知道……”杏仁垂下了头,小声嘀咕着。

  我挑了挑眉:“你说什么?”

  “没没……嘿嘿,什么都没,主子您忙,杏仁先下去了。”刚一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我叹了口气,看着杏仁的身影摇了摇头,倍感无奈。

  拿着手中的铲子铲土时是那么的小心翼翼,万一……不小心伤到他了可怎了得啊。

  看到了,那泛着暗红淡紫的衣衫是那么的破烂不堪,这种衣服怎配穿在他的身上,如斯高贵雅逸的人啊,那双手经过这些年的岁月尽成了白骨,早不见了当年的十指若玉,我丢了手中的铲子,欣喜中泛着莫名的悲戚,直弄得眼角通红,也不去在意地上的泥土可能弄脏了衣衫,也不想在意跪坐在地上是何等的失礼,就着一双手,一寸寸的拨开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