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闲语(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清衡——

  你真过份。

  难得的苦笑呈现在唇角,在凤吟等人的注视下我有些恍惚的出了房门,负手而立,仰起了头看着长廊外淡蓝的天,努力抑制着什么不该出来的东西。

  “主子……”

  身后有人叫我,听那声音和话语该是杏仁叫的,有些担忧。

  竭力抑止的东西还是从眼眶中划了下来,从滚烫到冰凉,难以喻的痛彻心扉。

  我啊,也该是收一收这荒唐的感了……

  只是,谈何容易——

  抬起手臂拭一把脸上的泪,这不该出现在身为男儿的自己眼里的东西,转过身去时,只觉得胸口一抽一抽的疼,脑袋昏昏沉沉的,眼也有些晕眩,一垂眼帘,看到了今日刚换的淡青的衣成了一片青黑的色,内里又泛着红。

  这……

  揭开衣领一看,果然,那刀刃上有毒,乌黑的血至伤口处冒出,浸透了衣裳,直染得这淡清的衣都失去了原本的色泽。

  耳内传来杏仁的一声惊呼,正当头刚要触及地面时,被一人揽住身,方才停了动作,依稀仿佛,及时接住我的人,是凤吟——

  再醒时,我躺在榻上,入眼的是丝丝的光,雪白的帐,和一人鼻涕眼泪一把的脸,窗外的花香阵阵,鸟鸣声声,该是在嬉戏吧,欢快得不行。

  等等……我躺在床上,那么——

  伸手摸了摸一旁,除了床被便再无其他,那想像中冷冰冰的身……

  “清衡呢?!”

  我皱了皱,有些怒,尾音止不住的高挑着,听得床畔呆立的杏仁从刚开始一脸的欢喜变成了现下这幅委屈模样。

  “主子,顾主子被清凌公子同一位名唤清莲的姑娘带走了,说是带回老家安葬……”大大的杏眼眨了眨,那抹疑似委屈的泪落了出来,杏仁拿起了手中的小方帕便是一擦。

  也是,即便不是被带走了,也该是躺在灵堂,哪有还在床上的道理,我怎么就糊涂了呢——

  “老家……?”

  我疑惑了,甚是可笑,算起来啊,在一起也有些时日了,我竟连清衡的老家在何处都不知道……

  “是老家……在哪里杏仁也不知道了……主子您……没事儿吧?”那双大眼又眨了眨,眼里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担忧。

  我答非所问,看了看像是清衡包扎的伤口,心里却是妄想着清衡尚在人世,又对着杏仁宽慰的勾起唇角:“伤已经无碍了。”

  杏仁楞了楞,眨了眨眼,话语里又带了些结巴:“主子您……饿了么?”

  我摇摇头,“不饿。”再慢吞吞的掀被起身,着实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可是可是……”杏仁那副急急躁躁的模样又添上了几分忧色。

  “可是什么?”

  停住穿衣的动作瞥一眼杏仁,我不住抚了抚额,恨不得再不搭理他,笑话,本王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三岁的小娃娃,泛得着这么担忧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