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南馆(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不过他那好似不满的话语,真耐人寻味啊。

  别说,熙王府内的所有人,当真都有着莫大冤屈,就拿熙王来说,视忠义二字为本,国安二字为命的人又怎会叛国卖国?不过要放在朝中的某些大臣身上,我是信的。

  最后再看了一眼苍老的母亲和仆人,我拉着抽抽噎噎的杏仁信步离开,充耳不闻身后绝望的哭吼和那将至的冷漠行刑声。

  尸体什么的,皇家自会派人来收拾,毕竟这是皇家的人,皇家的事。

  从今往后,耳边又清净了不少,不过,能清净些,本就是我平生所愿,不是么?

  不知还能不能回那熙王府,好想瞧瞧,后院的那株红杏是否安然存在。

  一声刀下留人让抬在半空的刑刀顿了形,我愕然回,袖里的手紧了紧,又缓缓松开。

  “传皇上口喻,熙王一案尚有蹊跷,移交大理寺彻查,暂缓行刑!”

  邢台上的人松了口气,接着便被带往了大理寺彻查。

  “太好了主子,所有人都不用死了。”杏仁颇为激动,我沉默着,不以为意。

  漫无目的的走着,行在大街上便被逸王一行人嘻笑着接了去,熙王府的牌匾被换了下来,新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题着湘王府三字,据说是凤吟亲笔所写,今儿个老王爷过世了便将这早已铸好的牌匾送了来挂在府门上,算是我大难不死的贺礼,人却没来,怕是忙着国事吧,府内已经收拾妥当,没了抄家那会儿的杂乱,逸王一行人将我半推半搡进了大厅,桌上那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说是为我接风洗晦气而设。

  心里暖暖的,饭桌上,逸王一直给我灌酒,本来先前推推搡搡的没喝,可后来他说的那一通大道理让我不得不将杯中的酒喝尽,这数杯来回我佯做醉了,侄子们这才不甘不愿的走了,今日这一桌饭,吃得甚是欢喜。

  又是月圆的一夜,我就着微白的月光缓步行至后院,好在院里的物什没被破坏,那株杏树上的果实娇嫩依旧。

  我抚过杏树下那一寸寸土,勾起嘴角,眼里痴迷不掩。

  思然……

  本以为就此能归为平静,但在几日后的一天,我的想法成了幻想……

  “子卿,听闻朝暮楼来了名笑可倾城的美人,随朕一同吧。”丹凤眼带着一惯的文雅笑意,声音微挑着,一面的兴致勃勃。

  当真是一大早上的都不让人落个清净。

  我抽抽嘴角:“朝暮楼?”早前就听说朝暮楼是出了名的小倌馆,这平素只喜女子的凤吟怎会想起了要去那儿?

  “自那日子卿你说不喜女子,朕便让小竹子去打听了些,前几日特地去看了,得知男子同男子之间,也是能好上的。”凤吟将这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说的好似在话家常,使得我目瞪口呆,末了,一派淡然的抿了口茶。

  好在先帝陵寝离这儿甚远,否则非被他这话气得诈尸不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