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埋伏(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明明走时就说过会好的,明明刚不久才写了信报安好的,怎么可能一个活生生的人说没就没了呢?不可能!

  我一把揪住那跪着的人的衣衫领口,狠瞪着他,咬紧牙关吐出的字冷冽逼人:“好大的胆子,胆敢欺骗本王!你可知道欺骗本王的下场!”

  那被提起的身子抖了抖,哆嗦着唇,话里都夹了哭腔:“王爷饶命啊,您就是借给奴才十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啊!顾大人的身子还搁在灵堂呢,他临走时说想见见您,我们来人传信了也没见着王爷您回来,您不话我们也不敢将顾大人葬了啊……王爷您就回吧,这大热天气的……”

  后面这人说了什么话我没听清了,也听不清,只记得恍恍惚惚的像是失了魂儿,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了什么必不可少的东西,我松了手,一步步呆呆的走回了营帐,周围有什么声音都听不清了,仿佛这偌大世界只剩下了我,如斯孤寂,渗人的紧。

  将一切交给了徐将军,我翻身上了马,策马朝着王府方向奔去,不想的是,路上竟然受了埋伏。

  几名黑衣人将我的去路团团围住,我皱着眉头,心内止不住的焦急——

  真该死,清衡还在王府里等着我呢!

  为的黑衣人道:“你就是湘王凤子卿?”

  “自然是本王!”握在手中的剑越收越紧,我皱着眉,努力抑制着杀了眼前挡道黑衣人的冲动,厉声又道,“怎的,来行刺么?”

  一声正是传入耳中,黑衣人顿时举着手中兵器攻了上来,因着心内的焦急,我大意了,将黑衣人打败后自己也受了几处不轻不重的伤,看着只是流了点血的伤口并未多想,合上剑将马一策,便冲着王府奔了去,路过驿站时,茶水也不及喝上一口,换了马便接着赶路,好在路上再未遇到过挡路之人,方能顺顺利利的回王府,不过这三四天的路程生生被我缩成一天一夜,倒是苦了马儿了。

  一回王府,府内寂静的可以,众人面上没有什么表,不喜不悲的,母亲今日没在府中,也没见着杏仁迎上来,我皱着眉,心止不住的乱蹦。

  今日的事有些蹊跷,就冲那生面孔和途中受伏来说,清衡应该安然无事的……吧?

  急步来了内院的房间,杏仁刚好端着一碗黑乎乎的物什自屋内出来,头微垂着,看着那碗唉声叹气的,一双墨眼毫无往常的神采,许是想什么想得太入神了,步行间杏仁头也未抬便撞上了我,嘟着嘴正想开口抱怨吧,抬眼见着的人竟是我,他睁大了一双眼,眼内止不住的惊诧,应是不晓得我会这么快回王府,所以,如此反应也是理之中。

  “主……主子!”杏仁一激动便开始结巴了,一声主子硬是弄了好半晌才出的口。

  现在心不在这,本想着去看清衡的,奈何杏仁挡在了廊上,恰好是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