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出征(1/2)

加入书签

  身后传来清衡的声音:“子卿,战场上当心些,珍重,一定要平安归来。趣*”

  我回过头去,心里止不住的欢喜:“好!”

  迈开的步子变得轻松了些许,无论如何,我会平安归来,清衡,你一定要等着我啊……

  不想的是,这一别,成了生死两隔……

  我同清衡道了别,又同在屋里的母亲请了安,说明了将要去边关抗敌,母亲听这话后不咸不淡的应了声,我在心内叹了口气,道了别后便出了王府。

  头顶着炎炎烈日,我还是心有不舍,待来到了城门口时,凤吟同一些朝中大臣早已站在那儿等着,身后是浩浩荡荡的一万精兵,各将士身前摆着酒,看这架势是为我等壮行的,而城门边上站着老少妇女,皆是一脸忧色,有的还用手帕捂着口鼻,通红着双眼,哭哭啼啼的很是不舍,怕是这些将士的家属吧。

  在大臣不善的眼神下,我躬身跪下:“臣来迟了,还请皇上降罪。”

  “皇叔快些免礼,来了便好,”凤吟勾起了唇角,虚扶了我一把,我随势起了身,怕是看见了我额上包扎的白纱布,凤吟的眼里有些担忧:“皇叔,这额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我摸了摸额头,回了话:“谢皇上关心,这额上的伤是昨夜不小心磕上的,无甚大碍。”

  凤吟松了口气:“那便好。”

  一番皮面上的话,待风吟举杯饮下手中的酒,我同这一万将士也饮了酒,并豪气万般的将手中酒碗打碎在地:“誓将敌寇逐出边境!”

  “我等誓将敌寇逐出边境!”

  众将士随即应合,声音磅礴,藏着万般壮志,心心念念的,也都是保家卫国,就算会是一去不回,也是无妨。

  凤吟笑着,小声同我说了句:“万事当心,珍重。”

  “是,皇上。”

  我翻身骑上了马走在众将士的前面去往边关,围在城边的人随着众将士的脚步走了段距离皆止了步,嘤嘤的哭声更大些了,应是不舍到极致,我叹了口气,这些将士本该是守城的,怎般都不会出城,要不是现下敌寇犯境,人手紧缺,他们这半生怕是都不会离开都城半步,从未想过自己的丈夫儿子会离开的家属哭哭啼啼也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能有人送送,倒是好事,总比得家内有亲人却没来的好。

  在转头的一瞬,我看见人群里杏仁通红着双眼,面上是明显的不舍,回眸的一瞬,我倒是笑了。

  这孩子,是何时跟来的,也不知道待在府上好生照看着清衡,瞧这哭哭啼啼的样,活像个小姑娘,又像他家主子我是要一去不回了,还真是……没白宠着。

  今日有人相送,心内是暖烘烘的,这感觉挺好。

  头顶的烈日晒得人额头突突的疼,这感觉,也有好些时候没有偿过了,毕竟已经在府里闲闲散散的待了几年。

  再看这从斗志昂扬到现在活像晒焉了的茄子似的软趴趴没什么斗志的将士,我叹了口气,实在没什么把握这些人能胜了关外的十几万大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