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别离(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生怕惊扰了他周身的清雅,让这似仙子般的人儿从我眼前溜走。

  不过,这手中的补药渐凉,若是温热不在,那便是会很苦的,呵……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话,便是说的这般景吧,我还是不得不扰了如斯清静呢……

  摇摇头,我叠起双指轻叩了叩木制的门,看着清衡闻声将那双桃花眼从书本上移向我的脸,无奈一笑:“清衡,汤药快凉了。”

  我渡步进去,清衡放下手中书本,朝着我勾唇一笑,接过了碗,闻后,他抬起头来说:“补药?”

  我点点头,笑了笑,不置可否。

  清衡动了动唇,复又摇了摇头,释然的一笑,直接仰头喝了碗里的补药,看得我直咂舌——

  就算是补药,也还是带了些苦涩的,若是我,是死活不会喝的,哎,我倒是快忘了,清衡自己便是名医者,自幼就同药物打交道,怎会怕了这一点点的苦涩呢。

  待清衡喝完药,我唤了杏仁将那空碗端了下去,又在屋内吃过了饭食,清衡便同我说话了——

  “子卿,现下当是巳时了,怎的不带兵前往边关?若是担忧我,我可随你一同前去,万万别误了出征的时辰。”

  “我……不想去了,要依清衡,你的身子不便前往,若是看不到你安然与否,我会担忧的,再者,边关那处刀光剑影,明枪暗剑的防不胜防,若是伤到你可怎好,所以,着实不妥。”我道出了昨夜所思,心内所想。

  清衡皱起了眉又舒展开来,叹了口气,面上尽是无奈之色:“子卿万不可义气用事,你我之固然重要,可也不能误了战机,然,这是皇上下的旨,你若是不去,便是抗旨不尊,千万使不得。”

  我为自己倒了杯茶,掩袖又为清衡倒了杯,面上倒是见不着清衡语中的担忧:“无妨无妨,能陪在清衡身边,死又何妨,境国自有良将,也非缺我不可,再说你的身子,你怕是比我还清楚,就莫要安慰我了,我能陪得几日,那便是几日,如何,都是此生无憾了。”

  清衡楞了楞,抿了口茶:“这病也不是治不得的,同我一道出师的师兄,自幼时医术便胜过了我,前些日子我命人请他前来,这几日也该到了,师兄来了,我的病自会医治妥善,子卿还是前往边关,莫要再挂心我了。”

  我喝了口茶,显然不信:“那便等到清衡的师兄到了我再出吧。”

  那方的清衡有些气恼,我嬉皮笑脸的死活也不肯离开他身边半步,不多时,杏仁急冲冲的跑了进来,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息了好半晌方才结结巴巴的开口说话。

  “主……主子,开先王府外有一男子求见,指名道姓的要见顾大人,神焦急得很,怕怕……是有什么急事。”

  清衡正要喝茶的动作顿了顿,那神,只怕这求见的人便是他口中所说,医术高于他的师兄了,我手中放下茶杯,一挑眉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