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无题(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不知道那老太医磕了多久的头,想是小半个时辰吧,那额头都磕出了血也不见停,缓缓沁出的血染红了我的眼,我茫然了,原先说杀了他头也不见他磕头磕得这么不要命,家人……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我嗤笑一声,摇了摇头,该是重要的,那里应有自己最重要的一个人儿,呵……怪只怪,我的家人并不拿我当做家人,弄得家不成家,而我今生最重要的人也已经离我而去了,更何谈什么家人?当真可笑得紧啊,而现在——

  我的目光看向了躺在床上的人儿,那紧闭的眼似再也不想睁开,那温文的笑也在离我远去……

  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一生与共的人啊,才想着要拥有怎样的家,他却要离我而去了,何其残忍啊……

  我从老太医一旁走向床边坐下,伸手轻抚上了他那白皙的面庞,墨色的长是那么的柔顺,触指的柔滑挥之不去,我垂了眼,将头轻靠在他身上,耳畔是他那若有若无的心跳声。

  明明为了你,我愿意放下往日仇恨的,你怎的连这机会也不给我……你若敢弃我而去消失不见,那也别怨我要放下承诺,将你从我脑中赶走,再不让你出现,再不让你有不顾我,伤我心的机会!

  淡淡一牵唇角,一笑罢,我抬起了头,坐直了身,对着杏仁道:“杏仁,快去命人将所有的太医的请来。”

  杏仁抬起头来楞了楞,面上闪过诧异,转瞬又换上喜色,忙不迭的回着:“是!主子,杏仁这就去。”起了身,拔腿就跑了出去。

  我笑了笑,有些牵强,转眼看着磕着头的老太医,花白的胡子都染上了血色,就算是知道了再磕下去他可能命上于此,但如果我话说放过他的家人他便不愿停,直磕到命丧黄泉为止,真是执着的人,即使身老了,但那股执着劲儿也不输往年的我,我一笑,虚扶了他一把,心内似有感叹,道:“快些起身吧,方才那话,是本王气急了,无心之说,老太医切莫在意。”

  这话若换了他人来听,估计能给气得半死,不过老太医一听,一叠声的谢王爷,活像我给他天大的恩惠,殊不知让他这般模样的人也是我。

  老太医起了身,拿着一块白纱布裹了血流不止的额头,供了供又是一谢,我摆了摆手说:“下去吧,轻声着点,别吵着了清衡……”

  那老太医也有趣,立马压低声音用口型说了声:“老臣告退。”便慢慢的退下了。

  在我勿自担忧的这段期间,杏仁和家仆将其余的太医都换了回来,一个个排着队的为清衡诊治,我则守在一边,沉默着陪着清衡一刻不离。

  “恕臣无能,实在治不好国师大人的病……”那年轻点的太医头也不敢抬的揭了把额头上的汗,恭恭敬敬的拱着手,声音有些微颤,活像我此刻的神能够吃了他一般,笑人得紧。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太医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