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 医无可医(1/2)

加入书签

  清衡显然被我这说法逗乐了,哧笑出声,面上也添了几许无奈,由着我唤杏仁三更半夜的跑去请太医了。趣*讀/屋

  “来来来,我扶你上床上歇着,都现下这个时辰了,就别想着看书了。”我道,小心翼翼的扶了清衡去床上,活像清衡是个重患一样,弄得清衡啼笑皆非。

  清衡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心想着这杏仁怎的还没把太医叫来,为了打发这漫长等待的时光,我同清衡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清衡闭目听着,间或低低应一声,说上一句,而我所说的话,无非就是些寻常事,说到最后不知该说什么了,我又扯到了明日将要率兵前往边关支援的事儿,让清衡一人在府上要好生养着,我回来以后要看见个完好无碍的清衡,好生照顾自己什么的,说得自己都觉得自己聒噪了,这话语也活像是生离死别,越说就越是不舍,说到最后那生死别离的意味更突出了。

  阖上眉目的清衡勾起了淡粉的唇,睁开了那双桃花眼,清明如星辰的眸子带着笑意:“子卿,若是不舍,我便陪你一同前去,”我楞住了,他沉吟了片刻又道,“放心,我自会照顾好自己,不会扰了你。”

  我从楞神中回过魂儿,干咳了咳,颇为严肃的蹙起了眉头:“不妥不妥,你该在府上好生养着,若是随我去了,这旧疾怕是很不容易好转了。”

  清衡笑了笑,启了启唇又阖上了目:“也好。”

  等到了太医来时,桌上的那支白蜡已经烧掉了一半有余,而床上躺着的清衡也已经睡熟,长长的眉毛下掩印着暗淡的光,心下突然生了错觉,清衡恐会就此一睡不醒,吓得自个儿连忙将一边颤颤巍巍拿着医用物什的白胡子老太医拉到了床前,怕吵着了清衡,我对着看太医和杵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杏仁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声说——

  “老太医,您给看看,清衡这旧疾用哪门子方法好得快些,若是不成,当心你的脑袋。”我柔说说着,话语里尽是威胁的意味。

  想想方才清衡咳血的模样,那似乎严重到能撇下我同思然同一道路的感觉,心似被人用手一把揪住,摆脱不得的生疼,他要是把清衡治不好,我还真能让他给清衡陪葬,就算是搭上我的命,也无妨。

  白胡子老太医摸了把胡子,颤颤巍巍的拉了凳子坐在床边,想这太医也识趣,知道本王的人只有本王能碰,外人是碰不得的,所以将随身带着的锦布搭在清衡白皙的手腕上,摸着胡子,闭眼诊起了脉。

  那老太医半晌不吭声的模样,看得我有些紧张,我看了看杏仁,杏仁会意的为我倒了杯茶,我接过茶盏喝口,减轻了些许紧张,但在看见清衡的模样时,胡思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好半晌,太医方才收起了搭在清衡手腕上的那块锦布,起了身,在看见我询问的眼神下,那颤颤巍巍的身形更加颤巍了,又摸了把那花白的胡子,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拽着我心的那手又跟着揪紧了些:“老太医,清衡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