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旧疾(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几个清衡微触着眉头,有些担忧的伸手推了推我。

  “子卿。”

  “清衡,”我笑了笑,“你怎么……成了几个了?”

  “怎的醉成这般模样?”

  伸出手去抚平了他眉间的褶皱,双唇开合所说的话,活脱脱是趁着酒劲儿使着小孩子心性:“清衡,我都不再计较了,那些不愉快的往事,都忘了吧……好不好?”

  是啊,放下可好?只要清衡在,我也不愿再回想以往的不愉快了,全全的放下,再放心大胆的将真心交付,少了往常的沉重心思,何乐不为?

  清衡垂了眸,沉默了,当我以为他不愿说话时,他方才说道:“子卿将往事忘却了吗?”

  “我说过,定不负你,所以,该忘的不该忘的都得忘了才好。”想也未想,我正色了脸脱口而出,全然没了醉酒的姿态,不过眼前的这几个清衡倒是没有一个消失的。

  清衡还是没说话,依稀仿佛,他抬袖掩了口鼻。

  病了?还是……我喝了酒,这味儿难闻?

  头倒是越来越晕了,我摇摇晃晃的撑起来身伸出手去,手触得最左边的清衡的衣角,结果一空,我就换来现下这般趴在地上的模样,还附带了‘咚’的一声,那是我的脑袋触到了地面,霎时的刺痛间,温温热热的一片,这是出血了吧,喝酒误事误己,现下这样也是我活该,合该倒霉。

  还来不及往后思索,便听得清衡倒抽了口气的惊呼,我晕了过去。

  应是后来清衡给我喂了茶水,再醒时倒是不觉得喉咙干涩难耐,四下已经掌上了灯,估摸已是亥时了,昏黄的烛光照得床帐看起来白晃晃的,带着点深沉,许是窗还开着,微风吹拂间牵动幽暗的影,摇摇曳曳,摸摸先前昏过去时不慎撞伤的额,果然已经缠上了纱布,这次倒好了,一跌把中晚饭食都给跌过了,好在不是太饿。

  我撑起身子,透过纱帐清晰可见清衡在对面的书案上看着书卷,不时的抬起衣袖掩着口鼻,虽掩着了,却还是抑制不住的有声音从其间溢出,那是低咳,这咳一声也就罢了,接二连三的咳,咳得我的心也跟着揪得死紧,不是一般的难受。

  果然,醉酒那会儿没看错,清衡是真的病了,前几日还好好的,怎的说病就病呢。

  我起了披了件单衣着在身上,拿了件衣裳悄声来到清衡的身边,生怕动作太过大声吵着他看书了,将拿在手上的衣轻轻的披在清衡的肩上,清衡正翻着书页的手顿住了,楞了楞后放下手中的书,一笑:“子卿,伤好些了么?可还疼?”

  瞧瞧,这便是被心爱之人关心的感觉呐,当真是——好!

  我摇了摇头,在清衡放下心来的神下又忽然皱起了眉,不出意料的看着清衡的神也随之一变,心中窃喜,我伸着按了按正要抗议的肚子,颇为委屈的说:“清衡,我饿了,有什么东西能吃么?”果然是我最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