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宣召(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这一荒唐,就荒唐到了天色已黑,看着熟睡中的人儿我不禁感叹——

  此时窗外月刚悬空,好梦难成。

  翌日一早,刚醒就被凤吟唤人传去了皇宫。

  我随了领路的公公去了御书房,凤吟正批着奏折,看他那眉头紧皱的样子,估计是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儿了。

  随着小公公的通报,还未来得及行礼便被凤吟召了进去,凤吟放下正看着的折子,舒展了眉,喝了口茶,不见往日雅笑:“皇叔。”

  “不知皇上唤臣前来,所谓何事?”我小心翼翼的问着。

  莫不是我拐了清衡的事儿被凤吟知道了?这境国从初始以来便不喜男子同男子在一起,或是女子同女子,现今来看,只怕凤吟就是为这事儿困扰了,其实,这也不妨事儿,于我来说,无非就是被罢了官免了职,严重点的再丢条命,无碍,反正这闲散王爷做的也够久了,活,我则活得够长了,只是莫牵连了清衡才好。

  又或者,是凤吟准了我那日的请缨?呃……若是在那时,我是该欢喜的,保家卫国实乃男儿应做之事,更何况我无牵无挂,就算是马革裹尸了,也不后悔,可惜现下我有了清衡,心内倒是多了份牵挂,况且我已有几年未曾出征,这一去若是葬在沙场之上,岂不是负了清衡,还有我信誓旦旦所道的此生不负的诺。

  该是我欠了考虑,往往喜欢给自己缚形,使得自己处在被迫状态,始终都会是不得不为……

  凤吟的手指轻敲上了书案,少顷,为我赐了坐,这刚一坐下,还未坐得几分温热,那双手曾有意无意摸上的奏折就被丢了过来。

  “子卿,这折中所奏,可是真?”挑了挑眉看着我的凤眼带了些许期翼,不过我倒是不知,他在期翼些什么。

  我有些疑惑,将那本奏折翻开来,一排排刚劲有力的小字入得目中,我则忍不住按了按额头。

  我猜对了,还被哪位正义之师给参了一本。

  这折子上大致说的就是我和清衡的那点事儿,说我这大奸之臣蛊惑朝臣,秽乱朝纲,并连名一干老臣请求皇上将我这等可谓是十恶不赦之人罢了官再免了职,最好能配边疆,让我再祸害朝堂不得。

  还好,清衡只是名誉上受了点小损,性命无碍,以他那清雅的模样,我猜想要不得些时日,清衡的名誉便会复原吧。

  “确有其事。”我恭敬颔,又道,“此事如这奏折中所,是臣蛊惑了国师,与国师无半点关系,还望皇上明查。”

  “皇叔倒是为国师开脱的一干二净,”凤吟冷声笑了笑,“一方是朝臣,一方是皇叔,你倒让朕怎么处理此事?”说着,又递来一本折子。

  “全凭皇上定夺。”我说着,接过折子翻开来看着。

  果然,还是被我猜中了。

  这折子上写的大致是这样,边关那儿快守不住了,请求皇上派兵前去支援,凤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