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 无题(1/2)

加入书签

  被我揪着衣衫领口的人一哆嗦:“这位爷,有话好说啊,我家老爷就在医馆内。”

  一听罢,我松开来那人衣襟,径直大步走向屋内,也无甚闲心管这屋内布局如何,就见一百发老者为一妇人看着诊,不过端看那妇人红润面色,想来是无甚大病的,而小狐狸的现状并不乐观,我是不是该……

  正琢磨着是否该直接拉了那老大夫去为小狐狸瞧瞧时,就见那妇人起身,同那大夫道了谢,微一欠身便走了。

  现下,屋内只余下我同大夫两人,正当我要开口,那大夫方才一眨浑浊的眼,只丢下一句:“来人,将他赶出去。”

  只是他说归说,被方才的那一吓,没人动弹,我方才又注视起了自己,似乎是逃得匆急,也未有注意哪时衣衫被挂得破破烂烂,也难怪这大夫要赶人了,估摸着是怕我不给银钱吧?

  唉,说什么医者父母心,不过都是些见钱眼开的人罢了,仁心什么的,估摸着也只有第一位医者有了。

  那大夫见未有人动,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我叹了口气:“大夫,在下一位朋友病重,你出诊吧,所需银钱在下一定全数奉上。”

  “大夫,朋友他性命堪忧大夫你就莫再犹豫了。”

  也不晓得这大夫是信了还是无可奈何,只说着:“唉,罢了罢了,老夫本为医者,而今……就去这一回吧。”又转身,收拾着出诊的物什,末了,又慢悠悠整了整衣衫,方才又说:“你且前方带路。”

  我牵了唇来,算是一笑,在大夫稍显莫名的眼下,将他胳膊一拉,一个指诀就飞身在淡淡白云上,老大夫看着身下,吓得哆嗦,又瞧了瞧我,张了张嘴,只说了妖怪两个字便晕死过去。

  我摇他不醒,也就随他去了,随后不久,本是到了那处藏身的破庙里的,却在刚要下去时便听得身后有人大喊——“找到了!他在那里!”

  我心莫名,一人又道:“杀!”

  我听得出那话里面指的人就是自个儿没差了,但这太过突然,我不晓得该如何是好,小狐狸就在脚下,我是下去还是不下去?

  正当我如此想着,另一人又道:“你傻啊,陛下是要捉活的,你敢伤他分毫,你这小命儿就不保了!”

  随后,沉默了,瞬的,就听一人道:“上啊!陛下说了,捉住了有赏!”

  呃……

  如此看来,凤吟是回去了,不晓得惜然如何了,他二人方才是对上了,唉,现今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我该溜之大吉,要是被捉着了,免不得有魂飞魄散的忧虑,而下方的破庙自然是去不得的,所以——如此这般,我将这些个天兵天将带着跑了两个山头,躲在一处无意中发现的轿为隐蔽的山洞里,方才摆脱了天兵的追捕。

  待过来些时辰,在山洞内未有听出什么声响了,我方才小心翼翼探出头去,但看外面安安静静,彩蝶轻飞,小兔乱蹦,这才是觉得没人了。

  将那老大夫半抱半搂着好不容易才弄去了破庙,就见庙内我布置的结界早就瓦解了,这无妨,该是月华回来了,不过——这一双大眼眨巴眨巴,内里泛着天真欢快,一双狐狸耳,看着我就知道唤孤鸾大人的小狐狸此刻正靠在月华肩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药是怎么回事儿啊?

  小狐狸叫着我,张了张粉红的小嘴,所说的话不出我意料:“孤鸾大人,你回来啦?”

  我楞然将手一松,那昏厥过去的老大夫失了支撑倒在地上了也不见醒,小狐狸见我不答,蹙了蹙一双眉,又说:“孤鸾大人,你刚刚去了哪里?小狐看见了穿着盔甲的人来找你了,小狐好担心孤鸾大人的安危。”

  我回神,干笑两声:“这不是见你受伤了,想为你找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