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无题(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清衡看着清莲跑走的方向良久,似有不舍,再回过神来,对着堂内众人歉意一笑:“今日之事,让各位见笑了,他日清衡定当登门致歉。”

  又说了几句客套了,众宾客方才个个出了府门。

  凤吟看了看清衡,也不晓得又是学了谁,颇为沉重的拍拍了清衡的肩,道:“朕,都明白。国师切记看开些。”

  都明白?你都明白些什么……我说凤吟你后宫佳丽无数,个个不是都争着抢着想同你好么?这民间女子又有哪个不想进你的后宫得到你的垂怜?还明白呢,这要换做是我,我都不怎么明白,你又上哪明白去?

  清衡点了点头:“谢皇上,清衡自是要看开些的。”

  凤吟勾唇一笑,道了告辞,我自知杵在这儿也是多余,同样道了告辞,不想被清衡一句:“有话同王爷讲。”留住了步子。

  我随着清衡的脚步,左拐右拐的来了清衡的房间,前脚刚进门,清衡后脚就挥退了下人锁上了房门,看得我一楞一楞的——

  清衡这是……想杀人灭口么?还是……?

  杀人灭口,自是说笑的,以我对清衡的了解,他绝不会做出杀人之事,不过这锁门……到底是何意?

  白晃晃的阳光透过木制的花窗照射而进,他逆着光,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忽然的伸手解起身上的那朵大红喜花让我倒抽口气,勉强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他手指的动作,目光飘飘忽忽的看向了那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深深幽幽的眸子似想将人吸了进去,我自然晓得,这若是一进去了,便很难再抽身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他那双眸子里,到底藏了些什么,可有我的存在。

  本以为他只是解解身上绑着的那多大红喜花而已,却没想不止如此,喜花解了丢在一旁,又开始解上喜服的衣带,这喜服衣带一解,脱下衣服搁在一旁,又着手解上了薄薄的里衣——

  这这这……

  “国……国师大人,你说有话同本王讲,到……到底是什么话?”我口拙的说着话,努力再将目光移上他的眼。

  “话……”清衡宽衣解带的动作顿住了,勾了勾唇,又是那般文雅笑意,“子卿,我还是放不下你。”

  这……并未在我的预想之中,又该怎生才好?

  “我知道,你的心内并没有我。”他闭了闭眼,唇角的笑也泛着苦涩。

  看着他这般样子,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再他话音刚落时,开口否决了他的话:“不,我心内有人,我是明了的。”

  他闻后一笑,敛去了几分涩然,刚刚停顿的手又开始解起了最后一件里衣衣带,衣裳渐褪,露出白皙的肌肤,精致的锁骨,淡粉的朱红……

  啊……我非圣人,这若再往下看去,定会——

  一把合上清衡的衣襟,我握住他的手,制止着他继续宽衣的动作,正色着脸,颇为严肃:“清衡,你且晓得,你现下在做什么。”

  他定定的看着我的眸子,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