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出境(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放肆!你出去。”一声低斥,她眼里的泪终是落了下来,摔门而出。

  少顷,屋内又恢复了清静,丝丝白烟缓缓侵骨,面色也随之越苍白,眸里的绪莫名,他执起他的手轻触面颊,牵起他所喜的文雅笑容,虽夹着苦涩,却多是满足。

  既是心之所向,之所钟,又怎能割舍,不管不顾?

  况且——

  我,从未后悔。

  微敛的眸低诉着不悔,当是自初时四目相对下便已得知他的心里只有凤祀珃再无旁人,而他却已然沉沦,无悔无怨。

  “该醒来了,为何仍然执着着过去,”慵懒披散在脑后的垂在眼前,遮住了眸里所有,他头轻靠在他的胸前,笑是那般的苦涩,也夹着茫然,“该是你傻还是我痴……”

  闭目,青烟更盛。

  ……

  我同那小厮装扮的女子就这般僵持着,许是怕被骗了,各方手上的人若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可怎好。

  该死的,我怎么能大意!

  “王爷,你还不肯抛却过往么?”来人一袭白衣曳地,眉如远山似墨,朱唇轻启间声音清雅,同他人那般,不过——

  “你谁啊?”怎么看着有点像思然,不过思然没他这么高……呃,这人都比我还高了,而且啊,思然就在我眼前啊。

  “顾清衡。”他道。

  顾清衡……清衡,好熟悉的名儿,可我一点也不认识他啊。

  自称是顾清衡的人一双眉微皱着,伸手按了按胸口,似乎在竭力抑制着什么,末了,一把拉住我的手,而我本想挣脱,却是怎样都挣脱不开,只得任由他将我拉出……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

  再观思然他们,好似没有看见这凭空出现的人一般,又或者,眼里也没有我的存在,只有那反手执剑,紧皱着一双眉的少年。

  “王爷,故人已故,旧事难追,你又何必执着如此。”清衡说道,就好似我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烦人的紧。

  “够了!”我截住他的话头,皱着眉低吼着,将心里的不满尽数吐出,“顾清衡,你是本王的什么人?有资格教训本王么!”

  周遭的事仍然继续着,他张张嘴,终是垂了眸,哑口以对。

  “你是顾清衡啊,清莲的未来夫婿呵,你的事儿我管不着,反之,我的事你也无权过问!什么故人已故旧事难追,什么道德伦理通通与我无关,执着又怎样?我只是想见见思然罢了……就算是虚幻也无所谓!只是想天天都看着他,只是这样……我何错之有!”我寒着声,诉着压抑已久的心绪,“倒是你,竟让我忘了这一生都不该忘却的人!”

  “子卿……”他抿着唇,带着些许的欲又止,半晌方才又道,“臣奉皇上之命务必将您带出虚境,还请王爷随臣出去,莫要为难臣。”

  “你还是这般执拗,一点未变……”我看着他,消了这过份冲动的性子,再看看那旁已然被救下的思然,随即一叹,“我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