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颜面尽失(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楞然当场,王妃会嫁进府中绝非她本意,我也绝不会强人所难,自然,我同她并未行过夫妻之礼……这孩子,从何而来?

  “哼,不知羞耻的东西,你同子卿并未行过房事又哪来的孩子?!”座上的母亲冷着张脸,寒声道。

  王妃松了手,哑口无,身子簌簌抖着,有如风中落叶,我则无多大反应,早前便知母亲一直派人在暗处监视我,我的那点儿破事,又能有哪些是她不知晓的?

  看着渡步上前的凤吟眼中的了然,我同府中众人一道跪下行礼,方知,原本还剩下的那点颜面,今日荡然无存。

  “不知皇上圣驾,有失远迎,还望皇上恕罪。”母亲恭敬道。

  “平身,”凤吟不知哪时拿了把破折扇摇晃着,浅笑不改,“不知者无罪。”

  “家丑,让皇上见笑了。”母亲道。

  “即是家丑,那朕便不叨扰了,”他一合扇,挑起眼角瞥了瞥我,又道,“朕同湘王还有正事要处理,这便告辞。”

  说着,不顾身份,拉了楞神的我便走,这一举动,倒是替我解了围,少了杵在那儿让人笑话的尴尬。

  “谢皇上。”

  “皇叔客气,替叔叔解围当是侄子份内之事。”

  楚楼新来的姑娘,确实不错,舞姿翩然,玉手轻绘间,一墨成画,于楼中头牌而论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笑倾城也不足为过。

  难得左拥右抱的凤吟肯将她让给我,不过今日,实在是没什么兴致,语间也没什么笑意,这不咸不淡的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临别时,凤吟特意和我说了声,三日后,湖中香榭一聚。那笑容,别具深意。

  回到府中,听下人说,王妃和那仆人已被杖毙,心中有些酸楚,这无力的感觉压抑得我有些喘不过气,从今往后,枕畔又空置了。

  时间过得倒快,转眼三日之期已到,落座湖心的香榭,景致美极,我淡看着这香榭中的美姬丽舞,笑观着香榭外的清冷景色,一杯杯的斟着酒,一抹淡笑映入眼帘,我楞了楞。

  好熟悉的人,可我却不曾见过他,扶扶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皇叔,你的事儿我们都知晓了,不过皇叔也别伤心,一个女人而已,天涯何处无芳草,皇叔你说是吧是吧?”昨时的五皇子凤逸,现如今的晋王,佯做着一脸沉重,再瞥一眼其他王爷时,个个都是他这般表无多大差别,只有凤吟品着手中清酒,并未说话。

  我笑了笑,举起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这是自然,小逸不用为我忧心。”

  “子卿要是有相中的女子,朕可做主许了于你。”眼里的笑意不掩,上座的凤吟道。

  ……呃,如此展,可就麻烦了。

  “侄子啊……”我咬咬牙,一脸沉痛,“不瞒你们说,其实叔,喜欢男人!”

  众人停下了手中动作,满脸的错愕。

  我趁热打铁:“所以,要是哪家姑娘嫁给了我,那还不得误了人家姑娘的大好芳华?再者……这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