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幻境(六)(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将凤吟留在宫中也是被欺负,我便一块儿带了出来。”思然唇角微勾,带着丝儒雅笑意。

  “思然你还真是好心呢……”你当这是去游玩呢……

  我抽抽嘴角,干笑两声,罢了,事已至此,再提及也无用。

  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思然却将手轻触粉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启双唇,“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先离开这儿。”

  我点头示意,同着思然和凤吟离开了皇城脚下,一路南下,间歇停留投宿客栈,直到一月后离开了京都,才消停了点。

  行路期间,也有见到官兵许多,坐茶棚喝茶时,据一些个江湖人士所说,近几日官兵剧增是因为皇宫里走失了人,至于走失了谁,他们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一定是有权有势的人,没准儿是当今皇上的妃嫔姬妾也说不定。

  听到此处,我同思然也只是一笑饮茶,不做他。

  现下是夏末,临近初秋,行至一处小镇上,我同思然和凤吟身上的衣在夜里稍显单薄了些,来到布庄置办了几身衣物,便去了客栈投宿,该是庆幸儿时看了不少名人传记,对着离家出走虽是不熟悉但也不至于完全陌生,至少,出门时银钱是带够了的。

  这一月来,凤吟的话仍是不多,腼腆的像个小姑娘,或许是因刚失去母妃没有多久,或许又因我同思然对他来说还不够熟悉,反观思然,一路上兴致勃勃,唇角的笑意一直未减。

  将包袱往饭桌上一放,我拉回思绪,点了几道客栈里有名的小菜,倒了杯茶喝着,静等着上菜,思然亦然,只有凤吟低着头,木桌下的一只手拉着衣角缠在一起,我叹,看样子,他又不自在了。

  待到小二上好了饭菜,我执起筷子正准备慰劳慰劳至方才起就一直抗议的肚子,却在这时,一方未开的门“碰”的一声被人至前方踢开,一看起来就一不学无术的人在几名小厮的簇拥下进了客栈,一双贼眼冲着客栈里的人一阵乱瞧,最终停在我们这桌上,那人一挥手,小厮会意,直接嚷嚷着将其他客人赶了出去只余下我们三人,掌柜的见着了,哆嗦着蹲下身去。

  我笑着夹了些小菜往思然碗里放,思然则夹着菜往凤吟碗里搁,而凤吟嘛,自是静静吃饭,就这样寻常处之,好似什么都未有生。

  那人来到我们桌前,一双贼手搭上了凤吟的肩,嘴里直说着下做的词,凤吟一抖,有些无助的看向我。

  抽出根筷子朝着那双贼手猛力一敲,那人哀嚎一声将手收了回去,小厮见状直吆喝着想动武,那人一摆手一双贼手又冲着思然去了,我见状,怒了,站起身来直将那人的手给扭成了脱臼,蹙着眉头警告:“我的人岂是你碰得的?!哼,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下次你可没这么好运了。”

  那人摸着自个儿脱臼的手疼得牙关抖,命着小厮掀了木桌动武,不过这几名连三角猫的功夫都不会的小厮自然不是我的对手,三下五除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