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幻境(五)(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我说笑呢,至于气成这样么?”我挑挑眉梢,不再打趣。

  而答我话的,是能憋死人的沉默。

  没办法了,只好使出绝招——朝着思然怕痒的地儿一阵挠,挠得思然笑不成声,猛的翻身坐起,唇角挂着笑,脸色黑的不行,我干笑两声,乖乖躺好装做什么事儿都没生,一被子蒙头——睡觉。

  觉着上方的视线火辣辣的,有着恨不得将我一脚踹下床去的意思,视线停顿良久,一声无奈叹息后,方才做罢。

  吹息了灯,思然缓缓平躺下,我掀开蒙头的被子,一个侧身抱过思然,思然不自在的挣扎了一下便停下了,任我折腾,摸索了一阵,我幽幽一叹,“思然,你太瘦了,抱起来有点硌……”

  手字还留在嘴边,思然冷哼一声,背过身去,隔了会儿功夫,听着身旁轻缓的呼吸,我慢悠悠的又将手挪了过去,抱着思然,脸也跟着蹭了上去,闻着那好闻的清香,渐渐入睡,一夜好梦。

  第二日清早,是被思然唤醒的,我本着还未睡醒有些懒惰和茫然,使着小孩子心性,死皮赖脸的硬是让思然为我穿衣,思然先是一阵不满,再是无奈,后来便是直接把我当做孩童,容了我的胡闹,为我穿了衣束了带。

  待打理妥当后,用过膳食,我同思然又是一阵玩闹嬉戏,直挨到了戌时这才不不愿的回了熙王府。

  不想回去,昨夜一夜未归,就算是思然让下仆通报了又怎样,回去照样是一阵好打,早想起来刚刚就不应该听思然的回熙王府,就算是丢了这张小脸,死皮赖脸蹭在思然那儿也好过回府挨打。

  果然,一回王府,母亲于上位高坐,脸色阴沉沉的,怒冲九霄,婢女手持家法纷纷站在母亲身侧,面上虽是板着,却都是看好戏的模样,许是跟着母亲久了,婢女的眼里多多少少的都带了母亲一惯的高傲。

  我识相的跪下身去,听着母亲的说道:“昨夜竟一夜未回,虽是太子派人来禀报过了,可你也不应留在东宫,这很耽误太子用功学习,子卿可知。”

  “孩儿知晓了。”又是这些说词,娘亲真是的。

  “罚你在观音神像前跪一夜好生思过,不许吃饭。”

  “……是。”我不不愿的应着,去了供奉观音的小屋,跪坐在神像面前。

  思过?笑话!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思什么过。

  唉,又不能吃饭了,娘亲真是的,怎么能这么狠心,真怀疑她不是我亲娘。

  跪坐到第二日清早,看着偷溜进小屋的一缕阳光,娘亲怕是早已用过膳了,揉揉早已跪到麻木的双腿,好半晌才起得身来,我用着衣袖轻拍去膝盖上的少许灰尘,一拐一拐的去了厨房让厨娘给我做些吃食,待用过膳后,我不知悔改的又去了思然住处。

  奇怪的看着于厅上高坐,愁眉紧锁的思然,虽是拿着本书,但目光却明显不在书上,我抬步上前,倒了杯茶饮着,止了口中干渴。

  “怎么一幅很不开心的样子,生什么事了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