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幻境(三)(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这好听的声音——

  我心下一喜,是思然!

  一起身,不小心打翻了思然执在手中的药瓶,毫不意外的看见了他那秀眉微蹙,我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他见着无奈一叹,起了身。

  我紧张了,以为他要走,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思然你要去哪?”

  “取药,”他轻抽出衣袖,无奈的勾起唇角,“好生躺着,伤成这样还坐起来,不疼么?”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疼了,乖乖的趴在床上,看着他翩翩然离开取药,心中甚暖。

  从小就有个愿望,若是再大些,定要娶了思然为妃,可现在想来却是不切实际,男人和男人哪能在一起的?不过那儿时的愿望,我一直埋在心里,不曾想过要丢弃。

  就这样,在思然的照顾下,背上的伤一天天的好转开来,也渐渐淡忘了凤吟这号人物。

  时光飞速流转,转眼两年便过去了,我同思然都到了志学之年,而感嘛,嘿,自然是更上了一层楼啊!

  一觉到辰时,因着是夏季,橘黄的太阳早早的便悬了空,我一抬袖遮住那有些刺眼的阳光,楞了楞这才想起今日要去宫中见思然,还是前几日同思然说好的,若是不去,思然八成会生我气。

  迅速的起身穿了衣,草草的梳洗了当,膳也未用便动身去了皇宫,因着特令,而我又是小王爷,皇上和皇后特许了我随时都可进宫,所以,进宫这一路,通行无阻。

  走着走着,瞧着御书房外很多人围观着,本着看热闹的态度,我慢悠悠挤上前去,一看,傻眼了……

  一身血污的男孩,身着皇子的黄衣,呆楞楞的趴在浑身冰冷的女尸旁,再瞧那女尸装扮,当是皇上的妃子,额头上的血已经凝固了,看这伤口,应该是撞死的,男孩头枕着女子的手臂,脖颈处有着明显的紫红,像是勒痕,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噫动着,却不出声,看着他的嘴形便知道他叫的是母妃二字,脸上的泪早干了,和着血与乱紧贴在颊上,墨黑的双眼空洞洞的看着远处,没有一点儿该有多神采,怎么看怎么——可怜……

  四周的宫女太监七嘴八舌的说道着,讲着这故事,有叹有讽,我听罢,这才明了了。

  这趴在尸体旁的皇子名叫凤吟,而躺着的女尸则是他的母妃——宁妃,而凤逸的母妃则是汐妃,宁妃是汐妃的丫鬟,出身自然不好,但生性风流的皇上不知怎的就看上了这丫鬟,还纳了她为妃,诞下了凤吟,这让天生善妒的汐妃好不气恼,成天一没事儿就找这两母子的麻烦,打打闹闹的皇上也懒得管,宁妃也只好忍了,凤吟天资聪颖,很是讨皇上所喜,而凤逸则比不得凤吟,汐妃因着这事儿一阵闹腾,对着无权无势的宁妃更是一通打骂,甚者连凤吟都不愿放过,可不是近日,被皇上给冷落了,就找着任打任骂的宁妃出气,不晓得怎的,还动手掐上了凤吟的脖子,扬要杀了凤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