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幻境(二)(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思然,两年没看见你来府上了,你过得还好吧?”我问。

  “本宫是太子,无人敢怠慢本宫,”一皱眉,“不过本宫再提醒提醒皇叔,本宫名唤凤祀珃,是祀珃,不是思然。”

  我撇撇嘴,不以为然:“就叫思然,祀珃不好听,这两年未见你这死板的性子倒是和皇上学了个十成十。”

  “你!”思然气结。

  “我这叫据实以答,”我嘿然一笑,见着娘亲的婢女收了声,正色了一张脸,对着生着闷气的思然说着,“别气了,我娘派人来叫你了,羡慕啊,都不见娘像这么在乎你一样在乎我的。”

  “彼此彼此,母后还不是一样。”思然一声喟然长叹,活像往年教书的先生,可笑疼了我的肚子,思然瞪我一眼便跟着那婢女走了。

  本想着跟着刚走不久的思然一块儿走,不过无意间的一瞥,那一袭孤影,蜷了蜷身缩在角落,仿佛被尘世遗弃,好不悲凉,我停住了步子,定定的看着从角落里露出的那清瘦的小身板。

  叹了口气,第一次生了逗小孩子开心的想法,我挑了枚比较红的杏子拿到厨房内去清洗了一番,待打理妥当了再回了后院,那孩子还在角落,我行至他身前,在他带着些诧异和警惕的眸光下递出了杏子,牵出一个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来:“吃吧,刚洗过了,不脏。”

  他看了我好半会儿,方才怯怯的伸出手接过杏子,待红杏喂进他嘴里的时候我才想起重要:“等等,可能杏子有点……呃……酸——”

  我说得太迟了,看他那皱成一团的小脸便就知道了。

  艰难的嚼着口里的杏子,我还以为他会当着我的面吐出来,结果没有,嚼了嚼杏子,硬是给咽了下去,咽完,缩了缩身子,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漠然无语。

  我干咳了两声,自消了这些许的不自在,问:“你叫什么?”

  那孩子抬了抬眸,启了启唇,凤吟二字出了口,我一楞,姓凤!皇家的人?我怎么没听过这名儿?

  出于礼尚往来,我报出自己的名:“我叫凤子卿,你同我一样姓凤,当是今上的皇子,应该叫我皇叔。”

  “皇叔……凤子卿……”凤吟张了张小嘴,嘀咕着。

  我拿着纸扇轻触了下他的头,一本正经道了句:“皇侄啊,该是皇叔,莫叫错了。”

  凤吟小手摸着自己那被我拿纸扇碰到的脑袋那儿,墨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了好半晌呆,方才讷讷说了二字:“皇叔。”

  我笑了笑点头应,顺便揉了揉那看起来很是柔软的墨。

  凤吟周身的悲凉氛围太过引人注目,要么让人胆寒而厌恶,要么让人心境也随之悲凉,要么让人想一探究竟,这过于悲凉的氛围是从何而出,而我,似乎属于最后那类。

  “走,”想也未想,我一把拉起风吟,笑嘻嘻的说着,“皇叔带你去看娘亲收藏的宝贝。”

  “疼……”凤吟看了看被我拉住的手臂,敛了眸。

  “疼?”我疑惑,随着他的所指,揭开遮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