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吃醋(1/2)

加入书签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看看窗外天色,繁星满空,明月高悬,时辰不早了,这会儿便睡了吧,明日的事明日再想。

  我起身渡步至床前,宽下方才披在身上的外衫,床上休息。

  假寐也好,胡思乱想也罢,只要能不想起心烦的事儿,什么都好。

  月落日升,逃也逃不掉的第二日就这么到来了,打理过自己,便上了客厅吃饭。

  瞧着那一桌子的素菜美食,再看看笑眯眯的凤吟和那好似什么事都未生过的清衡,还有坐在清衡身旁那名唤清莲的姑娘,怎么看那姑娘怎么来气。

  我扶了扶额,有些无奈,莫非……我在吃醋?

  凤吟面露忧色:“子卿,身体不适么?怎的面上有些苍白?”

  我入坐,勾起嘴角回了凤吟宽慰一笑:“凤吟多虑了,我只是昨夜未睡好,今早起的似乎早了点,有些头疼罢了,无甚大碍。”

  既然我唤凤吟的名儿他不生气,那我也懒得再唤皇上了,反正人少,也省得口累。

  凤吟了然,夹了些我较喜吃的菜色在我碗里,再看那厢,清衡眼也未曾抬上一抬,要是搁在往日,不晓得要激动成哪样了,唉,不过清莲为他夹菜的时候,他倒是一弯眉眼回以一笑,再为清莲夹菜。

  好一对爱侶,瞧这亲亲我我你侬我侬的德行,当真碍眼。

  这方我吃着飞醋,那方凤吟看得脸色黑了又黑,菜也不夹了,闷声不坑的拨弄着饭粒,活像个小孩。

  这一顿饭食不知味,前后一思,就更为气闷了,这结果——还是我自找的。

  待清衡和清莲收拾完东西便能带我二人上崖,我和凤吟是徒手下来的,未带什么重要物什,自然是徒手上去。

  我崖下一抬,入眼的景色无甚大差,依旧是薄雾上高悬着蓝空,蓝空中白云朵朵,风卷云疏,只是少了那碧绿的藤蔓,脑中画面闪过,心中‘咯噔’一声,我抬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我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凤吟瞧着我这莫名其妙的动作,一挑凤眉,不予理会。

  娇艳的脸蛋儿透着微红带着娇羞,玉手执着方巾为清衡细细擦拭着额上密布的细汗,我等得有些许不耐,一回便是这种画面。

  清衡似乎不经意间抬眼瞥了我一眼,唇角一挑,拿过清莲手中的方巾用着未打湿的那方帮着清莲擦汗,惹得清莲那娇艳的脸蛋儿更红了,一阵娇羞。

  我在广袖下的手握了用松,松了又紧,气不打一处来,他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我又能奈何?我又有何权干涉?

  松开来袖下紧握的拳,我从鼻孔里出一声冷哼,这才不甘不愿的转回头,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不是?

  “皇叔……”凤吟低唤,面上阴晴不明。

  这久违的皇叔二字让我一个激灵,想也不想便恭敬回了臣在二字,半晌也没见着下文,我抬起眼,有些疑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