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1/2)

加入书签

  想想这个数目对于老实本分的庄稼汉是多么庞大的一笔数目!最后还是自己放学回家打电话报了警,他们吓得赶紧逃走了。事后当然是百般压榨。没办法,只得卖了家里的所有能卖的一切。这才举家来到北京。只听说孩子是父母上辈子欠的债,没听说老子是来向儿子讨债的。这老两口啊真让自己无话可说。也得亏了爸妈老实巴交的性子。不然搁到别的谁家里,但凡有一个泼辣的。都得闹得鸡犬不宁!还记得老爸常说;人活一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他们想要,都给他!我落得个心安理得。吃得下睡得着!现在想想真是那个理!

  眼前的景致并没有转移赵冬儿的视线,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宿楚很担心。

  “你到底在想什么?”宿楚一把攥过赵冬儿的肩膀问道。

  “吓死我了,你干什么?”

  “我才要问你干什么呢?这一路你都这幅不死不活的样子是因为什么?”

  “放开了!没什么,是我太悲天悯人了。太可笑,希望自己的身边永远没有悲伤和分离。贪心的只容得下美好的事情。看不得受不了亲情友情或是爱情的任何不如意······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傻?”

  抬起已经通红的眼眶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无措的问道。

  “不!这样的你很好。我·····很喜欢。”

  心里正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的赵冬儿瞬间一愣。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此时暧昧的动作。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抱在一起。赶紧连忙分开。看向一边。没想到却看见同样出来赏景的一群百姓正在笑着对两人指指点点的互相说着什么!

  “走啊!还愣什么?”赵冬儿横瞪了一眼站着未动的某人说道。

  长安城内的李观文为了能够腾出时间找回赵冬儿,真是废寝忘食的处理着大事小情。尽忠职守自不必说。他还把长安城有利有弊的律法写到折子上。每一项都写得很详细。当今天子稳坐龙椅,自不会微服私访与自己的脚下,既然大言不惭的说过会尽责就会做到,不然触怒龙威,真不知是怎么个死法呢!只是每每得了空闲,都回到冬季会馆小坐一会。那里曾经有她的味道。只不过已过了月余,早就什么味道都没了。

  转眼间,赵冬儿已经在钱塘停留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每天除了吃喝玩,就是赏景,赏景,赏景,害的现在只要眼睛一闭就满脑子的荷花荷叶和碧绿映人的湖水。古色古香的建筑看的多了,赵冬儿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唐代人。

  “一年了····已经一年了,这么快啊····想想一年前我在哪里呢?嗯·····世事难料啊·····”

  “在说什么呢?”

  “怎么我在哪你都能找到?你自己去,恕不奉陪!”赵冬儿躺在柳树下的草地上,一身男儿装扮到是方便不少。嘴巴里斜斜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右腿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