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加入书签

  “你好,请问,你看见那位被抢了银子的人在哪了吗?”

  “就在里面,浑身是血·····也不知救不救的活·····”说话的是位年纪稍大的妇人。说着说着眼都红了。

  “很严重吗?”

  “是啊!要不是因为刚变卖了田产,哪会有这档子事生?唉!也是个苦命的人啊!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这孩子可怎么办那?”

  “行了,大夫还没出来呢!你哭什么?晦气!”

  “你们是她什么人?”

  “街坊邻居!你是她什么人?”

  “我们抓住了那个贼!就在外面!”

  “真的!当家的!走!咱们去替凌源他娘出口气去!”

  “好!大家伙!抄家伙!”

  “·····别打死了!打死了要吃官司的!”赵冬儿在后面喊道。人都出去了,医馆也宽敞了!赵冬儿手拿银子坐在那个名叫凌源的小男孩身边。

  “你多大了?”

  “六岁!”

  “看见你娘留那么多的血害怕么?”

  “害怕!”

  “所以你长大了要做一个正直的人,不要做大家都讨厌的贼!”

  “嗯!谢谢哥哥抓了那个贼人!”

  “不谢!你·····爹呢?”

  “我没有爹!我娘就是我爹!”又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怪不得这么沉默寡

  “喏····这是你们的银子,要拿好了!别让除了你娘外的任何人知道。揣身上!”

  “谢谢!”

  “哥哥要出去替你们教训那个坏蛋,凌源很乖,是个男子汉,就在这里好好守着你娘!”

  “嗯!”

  赵冬儿长呼一口气,大眼睛里闪现嗜血的光芒。每个人的生平都有最讨厌看见的事,她也不例外,最讨厌的就是欺软怕硬的畜生。

  外面要替母子俩出头的街坊邻居已经被宿楚劝退了。赵冬儿巡视一圈。看见有一块大小正好合适的石头扔在墙角。走过去拿在手中。来到宿楚面前。

  “你要干什么?别乱来!真若打死了他你··哎···”话音未落,只见赵冬儿手起手落之际。灰袍汉子的头上瞬间鲜血直流。

  “我说你呀·····这回过瘾了吧?好了,赶紧送他去官府!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他真的活得过今天!”心里很惊愕。就算知道她与众不同,但是也从未看见过她此时犹如地狱罗刹般的清冷眼神!瘦弱单薄的身子散着令人打颤的寒冷。连自己也被惊到。这么不顾一切的她好像不是她!

  “这种人死有余辜1想好怎么解释他的伤了吗?”

  “呵····现在倒关心起这个了!刚才为什么不听劝?”

  “相信你会找个很合理的解释呗·····”

  “狡猾····”

  “怎样?有没有为难你?”

  “为难我?你看。这是什么?”宿楚伸出背在身后的右手。

  “银子?谁给的?哦····我知道了!当官的赏的吧?切。早知道我就多打几下!@”

  “你呀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