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游(1/2)

加入书签

  “不放,好好呆着,我带你去客栈,你再叫就让别人听见了。”远离了尘嚣的长安,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宿楚不再担心会对她的名声照成不必要的麻烦。大掌强有力的拦腰一抱。赵冬儿瘦弱的身子就腾空而起。

  “宿楚!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朋友的妻子?放我下来!”

  “不放!”

  “你不放我就喊人了!”

  “你敢喊我就敢说!”

  “说什么?”

  “说你是我内人,只是在耍脾气,看看到底路人会相信谁的话!”

  “你·····你·····你抱着我不累么?好歹我也是一百斤的人啊!”改变策略

  “太瘦了!到了客栈多吃点,没有分量!”

  “宿楚·····若是让熟人看见了,回到长安我还怎么见人啊·····”为哦了防止掉下来,右手还是做做样子的拉着他的胸口衣领。

  “那就不要回去了,跟我浪迹天涯!”

  “开玩笑····~”

  “认真的!”

  “你不是说我长得想你妹妹吗?”

  “只是眼睛像,其他的·····没有一点相像的!”

  就这样边说边走,在赵冬儿感觉差不多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候,目的地终于到了。行人很少的街道上,青石铺就的地面参差不平,有几处坑洼。赵冬儿双脚一沾地就狠瞪了宿楚一眼。后者则是无谓的笑了笑。再看见她大步走进写有‘家居客栈’的牌匾的门内。方才甩了甩两只已经麻木的手臂。

  是夜,赵冬儿累的极了,呼呼地躺在客栈的床上睡着了,而另一件房间的宿楚却是心好的根本就睡她已经成亲的事实。只沉浸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的喜悦中。为自己编织着一个大大的美梦。这样优秀的男人,她赵冬儿一个平凡的女人何德何能受的起那海浪滔天般的爱慕。只能说,丘比特的爱之间射向了谁,或是不小心射向了谁,谁也躲不开,该来的总要来的,该生的总归会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厢的李观文已经上任了。一切都很顺利。有了房玄龄的包航,顺利很多。纵然有那个心里不服的也只是暗地里叨叨两句,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长安城的百姓自然已经得知了新的太守是何许人,也有那八卦的长舌妇们三无成群的聚在一起说起了新官李观文。

  “知不知道?新上任的太守可是烟花巷的常客,他的相好就是花魁花娘!”

  “真的呀!啧啧啧,真是想不到流连烟花地的男人也能当上太守,一上来就是四品的官。”

  “啊呀····这下那个花娘可就飞上枝头变凤凰喽····好福气呀!”

  “切····有没有福气的还两说,你们不会知道太守已经成亲很多年了么?”

  “啊····也是啊···二十五六的年纪怎么会没有成亲呢?知道她的夫人是谁么?咱们也好提前巴结不是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