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1/2)

加入书签

  “你是听谁说的?”

  “咳,我家扫地老妈子的儿子在哪个当官的家里当小厮,到我这也不知传了几个人了,今天我也做一回长舌妇。嗯·····话说那个小厮跟着他家老爷上完朝回家的路上,一直听着轿子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嗯,无权无势没背景的,也不知有几斤几两?一下子就给个太守当,这也太胡闹了!长安城的太守油水那么多,着一个不知根知底的毛小伙子,就能上任吗?哼,也不知是不是长孙无忌那个的老家伙搞的鬼·····那小厮一听,知道长安城的太守要换人,这才跟他老娘说的。我呢在家闲着没事自己下棋,就听墙角处有一群人唧唧咋咋的你一我一语的嚼舌根子,当即大吼一声,这才问出原由!”

  “哦····原来是这样啊·····唉····可惜咱不知道那人是谁?若是知道了,也能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是啊是啊·····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姓李的有什么本事能不通过考取功名就能当上太守一职呢?”

  “那就是背后有人帮忙呗!还能怎么样?一是科举考试考取功名扬名立万。二是战场立功,当然还可以花银子买官。还能直接取个当大官的女儿光宗耀祖寻求庇佑。办法多了去了。”

  “也是啊·····不过若真是花银子买官,那这官也当不长久!”

  “跑题了啊····说的是长安城的新任太守。你们都扯到哪里去了?接着说啊···”

  赵冬儿知道因该是的就是李观文了。自己也好奇,就算李素帮忙,李素也是个小小的芝麻官,能不能见到皇帝的面还两说呢?难道是房老帮的忙?不对啊·····李观文应该不认识房玄龄啊····这个李观文!没想到还真有两把刷子!哼!思量再三赵冬儿还是打算立刻走人,说是逃避也好,什么的也好,反正不能真的等到李观文当上长安城的太守,虽然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但是想到他会耀武扬威的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心里就像猫挠的似得。赶紧走吧!衣服也不拿了,身上反正带着银票呢!除了会馆的门,赵冬儿头也不回的挤身走进人满为患的朱雀大街的东市。雇了一辆马车,从旁边的商铺随便买了两套换洗的男装和鞋子。有备了点盐末,花椒,辣椒面,油纸一包,好了。驾车的是个上了年纪的五十多岁的中年汉子,黝黑的大手和脸,让人看着就觉得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十两银子包一天,不论到什么地方。从延兴门出了皇城。径直向着杭州的方向行去。走的不是很快。所以傍晚时分坐车坐的头晕眼花的赵冬儿就告别了驾车的大叔,开始徒步向着前面弯曲的小路走去。

  六月的天就像娃娃的脸,让人捉摸不透。刚下了马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天空轰隆隆的乌云密布起来,之前的晴空万里好像只是幻想。赵冬儿只得望着头顶黑压压的天空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