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四起啊(1/2)

加入书签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可是赵冬儿现在却哭不出来。浓浓的思念,充斥着胸膛,指尖都心痛的没了温度。两手环抱着胸口,好像念老妈的怀抱。长呼一口气,冬儿知道自己就算是想到变成干尸也再回不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世界了。这里的一切正在慢慢的占据自己的心。时间很可怕有很可爱。既可以让人忘记烦恼,又可以消磨记忆中深藏的一切。烟翠腊月份也要和文哥成亲了,仓菊还在桑兴的家里承包大事小事,俨然一副当家女主人的姿态,小姑子醒了怕她想不开,每日里尽心尽力的照顾也被桑兴看在眼里。看来他们的婚事也将近了。房夙也已成亲多日,好像有说他的妻子已经坏了身孕的事,还没有送贺礼呢!可要记下了!侯文天也已慢慢熟悉珠宝生意的流程,渐渐大权在握。对了,好像前阵子还派人送过来一串手珠,收到哪里了?忘记了!唉·····拿人的手短,赶明儿个赶紧选一样换回去。说到这,好久都没见宿楚了呢?也不知道这家伙从鱼米之乡回来后都干什么了?整天的不露面。唐沽这小痞子也是的,要不出现都没人影,李向泽又出门考察了。正得自己好像皇帝似得。詹天棋到是偶尔的来会馆转转,一看其他几人不在又赶紧开溜。这都什么意思。话说再这样下去,明年他们还会再交一万两的会费吗?自己有点像乞丐似的。嗯····若是李观文真的有办法当上长安城的太守,那么是不是应该安排个机灵点的人在他身边呢?启辰不行,太直性子,潘苏·····潘苏,都快成了水陆空三栖全能的了。机灵是够了。怎么感觉他不会同意呢?算了,找个时间问问。麦月的孩子什么时候生呢?也就是腊月份吧?记个大概。必须找个时间出去玩玩,等她生之前再回来。会馆有文哥盯着就不用操心了。要不要带个人呢?自己去是不是太孤独了?话说好几都没有锻炼了吧······

  于是,在某人整理了这段时间的事后,得出一个结论,必须抽个时间给自己好好放松一下。

  四天后,李素一身干净利落的模样,微眯着杏眼来到会馆。身后的小厮手捧一个大红色漆雕盒子。“我家爷送的!”

  赵冬儿气喘吁吁的扶着沙包看着那个小厮没有说话。

  “怎么?不想要?”

  “无····无功不受禄,平白无故的我不收礼·····”

  “感谢你把我家月儿照顾的这么好!”

  “吔,你不是还没确定么?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先收下在听我说。你把东西放下到外面等着!”

  “爷····小的可不可以去过过手瘾?”一旁的小厮一脸讨好的问道。

  “赶紧滚····”

  “好嘞····多谢爷”

  “你的人要收钱的哦~!”赵冬儿感觉不那么喘了说道。

  “哼,你以为爷的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