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完没了(1/2)

加入书签

  她还真有点担心自己顶不住压哪天就坦白了呢!

  麦月也在赵冬儿的新宅里过的是提心吊胆。直到赵冬儿告诉她,孕妇焦虑不安生出的小孩不会快乐。这样她才逼着自己每日里赏花斗鱼看风景。

  日子一天天过,离赵冬儿的出游时间越来越近了,但是手都上的事却是一件接着一件。三月二十日这天,启沉眼眶红肿的来到会馆的敞篷呢。

  “夫人······”一声哽咽,赵冬儿听得是心惊肉跳。能让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掉眼泪的事会是什么样的大事。

  “怎么了?”手拿自制花洒,正在对敞篷扶手上的若干盆盆景浇水的手就顿在那里。

  “桑兴的娘和妹子出事了”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

  “娘和妹子去庙里上香,替桑兴求取姻缘签,娘从石阶上十足摔了下来。没了!”

  “怎么会这样?现在人呢?”

  “都在桑兴的家里!”

  “快走!”

  三月的天气好得让人忘记了世间的一切烦恼愁苦。天空依旧碧空如洗般的白。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启辰低头兀自伤心,赵冬儿撸了撸胳膊上无辜出现的小栗米。突然觉得好冷!

  一般的青砖瓦房,虽然是一次性买断了桑兴,但是每年每月的花销及家中的开销,赵冬儿从不曾亏待过他。至于为何没有买一座大的宅院,赵冬儿知道,这是老太太心心所念为儿子女儿攒钱成亲呐!

  “娘啊·····儿不孝儿不孝啊·····呜呜····!”刚一走进就听见屋内一声声悲戚的哀吼。声音让赵冬儿都忍不住动容,酸了鼻子,红了眼睛。一旁的启辰更是回身蹲到地上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启辰,你还没告诉我妹子怎么样了?”

  启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说道:“妹子还没醒,大夫说是撞到了头,凶多吉少!”

  难道小妹也掉下去了?

  “哪个大夫瞧得?”

  “不知道·····”

  “你赶紧去朱雀大街上的华佗医馆吧李观文找来,把小妹的况和他说说,速去!”

  “嗯···”

  本想着去劝劝桑兴的,转念一想,算了,桑兴这么在乎家人,难受是可想而知的,哭出来或许好点。

  来吊唁的人都是熟人,冬季会馆和标行的。文哥也来了,连带着李素也胡子拉碴的手握象牙白的扇子故作悠闲的来了。还有很久没有见到的侯文天和李向泽,房夙只是谴了小厮,唯一没有出现的就是宿楚了。唐沽也收起一脸的坏笑,严肃的来了。桑兴披麻戴孝的哭的嗓子都哑了,任是谁劝他去休息都没有用。三天,整整三天,直到老人家下葬,桑兴的妹妹也没有醒过来。李观文说脑部有淤血,要针灸,把淤血散尽。桑兴只是看了一眼赵冬儿。赵冬儿知道这是把小妹的命教到了李观文的手里。转眼十天过去了。桑兴一直在家照顾自己的妹妹,赵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