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夙(1/2)

加入书签

  “啊····老爷····冬儿想去,冬儿想出,老爷能不能陪着冬儿一起去?”

  猛地听见赵冬儿竟然答应了,李观文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这个该死的宿楚,刚过完节就不让自己安心,真是一肚子坏水,不怀好意的是不是还在肖想自己的女人!哼!还好冬儿是想跟着自己一起去。那就不能跟他们一起走。

  “好啊,冬儿想去哪里,为夫都会陪着冬儿的,只不过,我们不能跟李公子和宿公子一起,我们两人带着小厮,一边游山玩水,一边培养感。这样好不好!”

  侯文天看着故意装出一副亲密模样的李观文忍不住恶寒说道:“李观文,你是故意的吧?明知道就你自己早早成了亲,还这样刺激哥几个,这是人干的事吗?”

  “怎么?我和自己的娘子打骂俏你吃什么醋?别是心里龌蹉的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吧?”

  “你····你现在真是不可理喻,我算是看错了你了!哼!”

  “刚才听说房夙要成亲?谁家的姑娘?那家伙不是一直对女人敬而远之的吗?”李观文突然想到什么。

  “哎,房夙的爹病重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见儿子成亲,最好是在短时间内抱上孙子。别看他平日里不爱说话,可是对于他爹,他是真心从心里敬重,若不是真的已经无药可医了,怎么着他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就随便去娶了个女人回家。”

  这下连李观文都没话说了,想想自己的爹病重时,自己是什么样的心,将心比心,房夙的心可想而知了!

  怪不得没有看见他呢?原来是家里有事啊!赵冬儿虚无的脑袋里浮现出那个总是眼神深邃好像能把人吸进去的男子。命运多舛,漫漫人生路上,总有许多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等这你,能不能坚持下去就看自己的抗压能力有多强了!房夙·····加油!

  宿楚听到李观文指桑骂槐似得指着,嘲笑般的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继而看向对面的赵冬儿,嘴角微扬,是嘲笑,是不屑,是苦涩,是无奈,谁又能知道。月老牵红线时,肯定故意和自己开了玩笑,及已为人妻,为何还会让自己动心,是谁的错?

  “老爷,午膳已经备好了,请问能上菜了么?”

  “嗯,上菜吧!”起的晚了,正好两顿一起吃。

  “对了···刚才你说房夙随便娶了个女人回家,是哪家姑娘?”

  “没想到你也这么的长舌啊!是朱雀大街上一直以卖鱼为生的渔家女。长得倒还说得过去,只不过那模样有点···”侯文天看了赵冬儿一眼,支支吾吾的没有说下去。

  “说啊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那模样长得好,大大的眼睛,挺挺的鼻子,比之一般的小家碧玉要强上不少!”

  “听你这么一说,道也配的上他!”

  “长相是没得说,但是那火爆的脾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