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1/2)

加入书签

  “你说冬儿和李观文回了李府?”唐沽很是吃惊的看着文哥问道。

  “嗯,年三十三人一起回去的!”

  “啧啧,李兄,你说赵冬儿和李观文不会打起来吧?”侯文天象牙骨扇掩着鼻子小声的凑近李向泽问道。

  “就你心眼多,是不是以为人家两口子大过节的打起来,你就能趁机看笑话了?想的美!”李向泽依旧一身得体劲装,不同的是一身喜庆的红色。瞥了一眼离自己很近的侯文天毫不客气的说道。

  “切····”

  “几位,怎么办?这东西不能不送出去吧?”唐沽懒洋洋的看了其他五人一眼问道。本来打算朋友之间走动走动,毕竟赵冬儿明的新鲜玩意和吃食是在外面买不到的,加上几人都对那个所谓的奶茶念念不忘,所以今天都有相约在一起,打定主意先送点东西收买人心!没想到赵冬儿回了李府。最失望的莫过是宿楚了,唐沽看了一眼某人明显不高兴的臭脸,摇了摇头!

  “怎么办?能怎么办?直接杀过去,李府咱们几个还没去过呢?怎么说李观文也曾经是我们中的一个嘛!”

  “小猴说的对,东西不送过去可以,但是,爷一定要喝上一杯奶茶!你们呢?”

  “没意见!”

  宿大公子,你能不能继续做你的压轴啊!唐沽心想。“爷也没意见!得,咱们几个什么时候出去玩的时候分开过,别问了,走吧!”对于不知不觉逼近的几人来说,等着他们的是不是那个他们认识的赵冬儿就只有到了地方以后才会知道了!

  本尊也再抖了抖睫毛以后醒了过来。很小心的侧过身子,看着依旧熟睡着的俊美侧脸,剑眉星目,狭长的丹凤眼,薄薄的唇瓣,浓密的黑,干净的脸庞。睡着时这么安静,谁也不会想到,两人行夫妻之礼时他有多么的疯狂,几番想要告饶,可一想到今天夜半时分的离开,就生生的忍受着。其实,她好想留下来的,但是,阎王爷查过生死簿,自己的阳寿只有这十多年。哎····一切都是命,自己上辈子欠了老爷的,这辈子还了,下辈子乃至下下辈子都不会有任何交集了,以后的日子属于另一个自己,和这个自己从来到李家就已深爱着的男人。

  “老爷,夫人,宿公子。李公子。候公子,唐公子,詹公子,前来拜访,已在室内等着。”门外是李观文的贴身小厮大班的声音。

  “知道了,先上茶好生伺候。老爷这就过去!”本尊抬高了声音向门外喊道。听见小厮已经离开的脚步声,本尊本打算摇醒李观文的。

  “冬儿·····再睡会嘛!陪为夫睡!”说着,连眼睛都未睁开的某人就这么的揽着本尊又沉沉的睡了过去。本尊被紧紧的抱住,无奈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成亲十年来,只有这一次老爷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真是不只是高兴还是悲哀!“哎,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就依着自己的性子放纵一次吧!”本尊心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