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事(1/2)

加入书签

  “我本就打算买个宅院的······怎么样?你们两个愿意么?”如果自己没猜错,他说的找人的那件事应该就是自己被邦德那天,想想因为自己间接地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平白丢了舌头,若是手指头也好过一辈子不能张口说话啊!看着激动地两人。赵冬儿狠狠的眨了眨眼,恢复了神色说道:“愿意的话就在等两天,文哥若是寻到了合适的房子,我们就搬进去!现在还要委屈你们两个了!”

  “不委屈,不委屈,奴才三万和阿蛮谢过主子!”

  “别动不动的就下跪,我不在乎这个,都赶紧起来吧!阿蛮现在的伤怎样了?”

  “大夫说,血止住就没事了。反正小命是保住了,比之丢了舌头还算幸运的了!”

  “嗯···烟翠,附耳过来”

  “夫人···你都没舍得吃·····”

  “去吧,越快越好!”

  赵冬儿目送烟翠向标行跑去,回身点了个头就进了会馆。身后三万十分高兴的拉着阿蛮的手说:“阿蛮····这下我们的日子就不会那么难了!”

  “啊啊啊····”虽然不能说话,但是阿蛮也高兴地出了声音。

  “从今往后我们要更加的尽心尽力,碰上个好主子不容易,我们就跟着他吧?”

  “嗯····嗯···”

  一个时辰后烟翠端着一个瓷罐,怀里还有勺子等物事火急火燎的向会馆走去。

  “喏,夫人给的,赶紧喝了吧!我可是炖了整整一个时辰呢!”

  “什么?”

  “夫人赏的人参炖鸡,赶紧的,你们两个必须吃完,不能带回家,快吃吧,我就在这看着你们吃完!”

  “夫人赏的?你是说,我们的主子是女人?”

  “噯···奇怪,开业那天你没看见么?”

  “没有,那天人多,文哥让我去楼上帮忙了!”

  “怪不得呢!夫人唯一一天穿女装你们却错开了。现在知道也不晚,赶紧的待会都凉了!”

  三万喝了一口咸淡适中只汤口的鸡汤,暖暖的连胃里和身子一瞬间都像是进了热水桶似得舒服。阿蛮也是双眼泛着泪光的赶紧低头使劲眨了眨眼,一滴清泪混着黄澄澄的鸡汤被喝下腹中。

  赵冬儿看着空空的敞篷间,没有了之前的欢笑打闹。明天是唐初贞观六二九年的最后一天贞观三年。那几位都各回各家,准备过年的用事。

  摇了摇头转身准备找文哥,还有最重要的事没有解决呢!

  “喂····喂····那个赵冬儿是么?别走啊,我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都不进来呢?”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赵冬儿重新转过身子,只听声音就知道是李素的小老婆!

  “李夫人····今天这个日子你不在家主持事宜怎么有空过来了?”

  “进来说,外面多冷啊!”

  这么冷的天你丫的怎么就过来了呢?

  麦月已经上前拉住赵冬儿的手向院中走去。赵冬儿无奈,人家可是交了钱的啊!只得摆起一脸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