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的命运(1/2)

加入书签

  烟翠到时惊讶的看着好似掩饰般想要快速离开的赵冬儿快步跟了上去。

  打开医馆的门,刺眼的阳光照射的人睁不开眼,赵冬儿抬脚就向相反的方向走去,烟翠见状,连忙制止:“夫人,你要去哪?”

  “回标行啊!怎么了?”

  “这边,走反了!”

  “哦!”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着了?

  烟翠见自家夫人没精打采的样子就说到:“夫人,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几个去置办东西么?还去吗?入得话奴婢就去把他们几个叫回来!”

  “·····你们去吧,喜欢什么买什么,顺便给各自的家里都买点年货和新衣,银子我掏,不用客气!你跟大家说,本夫人不缺银子了,敞开了买!我还有事!”

  “夫人,你自己很危险,反正必须要有个人跟着”

  “唉······先去会馆看看再说吧!”

  年二十九,一直以来赵冬儿都迷糊的不知道冬季会馆到底坐落在什么位置,只知道偶尔上街时看见的宽宽的街道,长长的好似没有尽头。那日听了文哥的介绍才知道,这条街竟然就是盛唐时最有名的朱雀大街,宽约一百五十米,长五零二零米。青石铺就的街道每日人满为患她还把长安城东西两部分,街西归长安县辖,也就是冬季会馆和标行以及李府和占财酒所在的方向。街东则归万年县辖。好像唐沽和宿楚等人的宅院就在那个方向。赵冬儿对这个不是很清楚。听说这条街也是皇帝城南祭天时走的街道。所以又被人们称为天门街,简称天街。来到这里半年的时间,赵冬儿也已从最初的烦躁到现在的习惯不得不接受了每日里从承天门远远传来的沉闷的鼓声。慢慢的她也知道了,鼓声响起的时辰就是明德门开启的时间,这时候大门外久候的百姓,中亚,波斯各国,四裔胡人,葱岭西域人纷纷进入长安城。恍惚间记得一本书上写过,唐太宗李世民说过的一句话,‘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因为外国人在唐代不会受到歧视,所以往来的客商或外国使节很多。

  看着早间宽阔赶紧的街道此时因为年关已近,各种摊贩顶着冬季清晨的寒冷早早的摆上的摊子,已经有人因生意很好早早的收了摊子,用晌午所卖得的钱置办年货。“也不知道他们晌午都吃不吃饭?”赵冬儿看着一位过的厚实的妇女,跺着脚自自语的说道。

  “奴婢猜,肯定不吃!”

  “为什么”

  “一挑子的东西能卖几个钱?街上一个馒头就两文钱啊!”

  “两文钱?两文钱很多么?”

  “唉····我的夫人啊,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两两银子可以买一担大米,一文钱对于长安城外的农民来说,可是很不容易争得的!”

  赵冬儿没有说话,看着两边往来络绎不绝的人,听着不断讨价还价的声音,想到自己若不是穿到了李观文还算小康的家里,而是一个家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