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贯(1/2)

加入书签

  “不行就不行,你竟然还凶我?李素·····你以后都别想再······唔···”

  赵冬儿和文哥很是默契的起身向外走去,被身边的男人捂着嘴巴的麦月看着赵冬儿越走越远,哀嚎不停。“李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月儿,这是在外面,给为夫一点颜面好不好?你说刚才我没唔你之前你想说什么?”

  “那个····那个····也没什么,就是让你以后都别再碰我的话啦!”

  屋内女人毫不掩饰的说话声传进赵冬儿的耳朵,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时间过得飞快,文哥已经清点好了开张一个半月来的所有收入及支出,账本一摞摞的被仓菊搬进小院,找赵冬儿根本就那个耐性,看着圆木桌上的账本,头摇着说:“仓菊啊,还得麻烦你现在就把它搬走。”

  “夫人不打算抽查几本吗?”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何况对方是文哥呢?我都奇怪了,哪来这么些账本?不刚开张不到两月吗?”

  “文哥说,每天每个房间上桌的人都要签字或按手印,谁叫了糕点,谁又吩咐要了茶水,所有细枝末节都记得一清二楚,为了防止不轨之人动心思,文哥可是没少费心呢!”

  赵冬儿看着桌上的账本摇了摇头,她只想看银子,不想翻账本!

  “搬走吧····文哥还真是做生意的料呢!”

  “真的搬啦?”

  “仓菊,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和烟翠也一样啰嗦了。对了,今天事办完了,明天你把他们几个都叫我这来,快过年了,咱们也要添置几件衣服饰不是?”

  “夫人,你自己买吧,上次的饰什么的,我和烟翠根本就没带过。这次就不要了!”

  “这是命令·····”

  “大哥····这么多?你是不是算错了?”赵冬儿不敢相信面前闪闪光成堆的银子会是不到两月赚得的钱。

  “开张头两天的上桌费减半,最后虽说把规定降低了,但是因为生意好,每天络绎不绝的人是座无虚席啊!你看,之前开张时头三天是每次一两银子,而后是每次五两,再然后是二两,这样算下来的话,一个房间五张桌子,按二十人算,一天二十两的,一百两的,四十两的。后院是一直都是每次十两,一间屋子两张十人桌,一天下来最少二百两,先不说竹林的!今天是·····”

  “腊月二十八!”赵冬儿听得头晕。

  “正好算是五十天·····”

  看着文哥粗黑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上下翻腾,霹雳啪啦的一阵过后,文哥猛地一拍算盘说:“就是这个数,这是最少的,没有按照张本只算了个大概,一共是一万四千七百五十两。”

  “天呐······这样一来平分的话不就是四二三七五两银子了!哇塞·····”

  “四二三七五?你是说把所有的都加上吗?”

  “是啊!唐沽,宿楚,李向泽,房夙,侯文天还有李素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