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访(1/2)

加入书签

  五人很是随意的各自找了地方坐下。房夙则是装似无意的坐在赵冬儿的睡榻上。只不过现在正高兴的某人根本就没当回事。而他的举动,却让坐在梳妆台边的唐沽和斜靠在门边未动的宿楚皱了眉。

  “其实早就想来看你的,只不过之前你的伤太重,文哥说必须好好休息几日方可探视,所以这会才来!”房夙深邃的眼神看着依旧难掩高兴之色的赵冬儿说道。

  “那赶紧说说我的会馆怎么样了?有没有事,一切正常吗?”

  “都很好,你以为能有什么事?大家娱乐的场所,有钱有权的人玩的高兴了,自然多有照拂,何况你可是打着魏国公的名号啊!”唐沽一身湖绿色袍衫,依旧一脸坏笑的解释说。

  “那就好·····你们不知道,我都快闷死了·····那个害我的混球李昌,我饶不了他!”

  “冬儿,你还不知道吧?李昌被桑兴和启辰还有万奴和我们几个轮流收拾了一遍,现在你若是想教训他,保证他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李向泽身穿黑色窄袖劲装,翘着二郎腿豪气万丈的说道。好似自己几人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等着别人夸奖!

  “真的?那另外两个人呢?”

  “他们啊·····他们····让不小心给······打死了!”天下太平之际,当今圣上仁德,就这么的打死了两个人,侯文天还是有点憷,毕竟是两条人命,从小锦衣玉食的他们虽说有时张狂随性,有时倜傥无良,但是也从未有过杀人的行为。

  “死啦·····我都没出气,就死了?啊····天,谁打的?会不会坐牢?尸体扔哪了?有没有别人看见?”

  听着赵冬儿一连串的问,几人相视一笑,詹天棋却是开了口说道:“放心,都处理的很好,也没有人看见。”

  “呼····这就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贞观时期随便杀人可是大罪啊!”

  听着赵冬儿自自语的低头嘀咕,侯文天问了一句:“你说什么?大点声啊····爷我都没听见!”

  “没说什么,我在想要好好谢谢你们几位这么大方的送了那么许多补品吃食,没少花钱吧?”

  “那是当然了!要知道灵芝,虫草,等可都是上好的补药,你吃了么?感觉怎么样?”唐沽问道。

  “吱呀,各位公子久等了!”烟翠手端托盘,上面是一整套铜瓷茶具。袅袅热气让赵冬儿没喝就感觉到了温暖。烟翠动作轻柔的给那几位泡好了茶,一一端到桌前。

  “什么茶这是?爷怎么没见过?”侯文天一脸好奇的抬头看向赵冬儿问道。

  “先尝尝味道如何?”赵冬儿就那么的靠在枕头上,手端着专用青瓷花带把瓷杯迫不及待的想要先喝一口。

  “这颜色能喝吗?”唐沽也蹙起剑眉看向赵冬儿问道。

  “怎么?几位公子是怕烟翠在里面下药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