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伤之际(1/2)

加入书签

  虽说是小事,但是文哥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趁着赵冬儿养伤之际,他打定主意要把她身边的人都训练的可以独当一面,所以赵冬儿这几日没有看见他们三人。而桑兴因为块头大,镇得住场面,就在会馆的楼房间来回巡视。被委托重任的桑兴异常认真负责,就算在巡视期间有熟人故作讨好的打招呼,他也只是黑着那张粗狂的脸轻轻地点点头而已。赵冬儿依旧对文哥安排的这些事毫不知,每天都懒懒的或躺或趴的在床上等着伤口愈合。一直这么的过了半个月,期间又下了两场雪,天气也更冷了些,烟翠很是周到的用刚回笼的现银买了蓄着新木棉花的被子,软软的很暖和。这一日,烟翠又端着冰御酒和棉布进了屋子,赵冬儿听见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了。也没有回头,懒懒的趴在床上嘟囔着说:“翠······上了药可不可以出去走走,你家夫人都快躺的霉了!”特别是便便的时候,因为缺少运动,真感觉自己好像得了现代电视里说的那个什么···痔疮了!本来在床上躺了四五天后,趁着烟翠出去的时候,慢慢的下了地,但是肩膀的伤口刚愈合上就被扯了开来,疼的赵冬儿龇牙咧嘴的直吸气。等到晚上烟翠再一上药,现裹在赵冬儿身上松松垮垮的侍衣肩部又渗了血,这才知道她尽然背着自己下地了,当即就双手掐腰的指着赵冬儿好一顿训斥,说赵冬儿不珍惜她的劳动成果,不尊重她,已经不想用她了,等等等等所有无理取闹的话。听得赵冬儿心里是一阵后悔啊!要知道那些话可是她闲的没事,听烟翠讲了被那几位财神捉弄的事后,说来给烟翠和仓菊听得!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原本是让烟翠对付侯文天和李向泽的话,没想到啊,她的徒弟学以致用,第一次竟然用在了师傅身上!真是让她哭笑不得。而后见烟翠竟然红了眼眶,就指天誓以后若是下床一定要经过她的同意后,方才善罢甘休!

  烟翠闻,放下手中端着的盘子转身打开窗户,赵冬儿也已经转过头来。冬日的阳光温暖的从被打开的窗户里毫不吝啬的照了进来,趴在床上的赵冬儿可以看得见,因为阳光而翩翩起舞的细小灰尘,左手伸出去想要感觉一下久违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觉。赵冬儿真想立刻爬起来毫不犹豫的让太阳晒个够!可是·····不能辜负关心自己的人的好意。于是当烟翠放下窗户准备为某人擦洗身子而后上药时,一个转身就见一双水汽弥漫的大眼可怜的望着自己。于是心一软就说到:“中午的时候再出去吧!可别再把愈合的伤口撑裂开了!”

  “是···一定不会的,都半个月了,烟翠上药这么细致,一定早就好了!”真是太开心了,唉····阳光空气waitme!

  “夫人,你还不如直接说,啊·我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应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