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学医(1/2)

加入书签

  没致人死亡。不算!”

  “······我和她的伤都是拜他所赐·····这个算吗?”

  “····这样啊····那姑娘的伤比你严重!无心之失纵使奴才对家主动了杀心,这个有点严重!”

  “你也觉得我不可原谅吗?”

  “别着急,听我说啊······”

  “你倒是说啊?”

  “说真的,老夫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嘛!吃喝玩乐很正常,逛逛青楼,赌俩小钱都很正常。毕竟你现在还年轻,经不起的诱惑又何止这些?但是,她的伤因你而有,怨你恨你也是有可原。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认清自己的心,现在是怎么想的?要么诚心诚意祈求原谅,要么大方放手两人分道扬镳,老死不再往来!当然,有点严重哈!你现在还想赌钱去青楼吗?”

  “不想,原来两眼一睁就觉得自己不去找女人就浑身不舒服,就好像活不下去。自从一个月前吧!就不再热衷于此,渐渐地心里会觉得恶心····”李观文想起之前自己与不同女人纠缠,缠绵的画面竟然不敢相信那会是他!

  “为什么会突然生改变?”老大夫抚了抚胡须问道。

  “可能是因为她吧?有一段时间她会让人每天寸步不离的看着我,不能出门,那一个月也没见自己有多么的受不了,也没觉得不找女人是多么的不能接受。可是·····”

  “说啊!”

  “可是,她总是忽略我,我是她的夫君,她尽然忽略我,我不能接受,所以总是一有机会就跑出去。”李观文看向窗外一棵光秃秃的小树说道。

  “被忽视,想引起注意被人关心?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让她不喜的事来?这个法子好!结果呢?”

  “带回府里,一顿暴打!跑几次就打几次,她身边的人真不是一般的忠心!那滋味····!”李观文现在想起被桑兴痛扁的经历竟然会觉得很开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那时的赵冬儿会露出一丝不忍和同。

  老大夫看着李观文的表笑的有点渗人,连忙接着问道:“你想改头换面吗?为了她?做一个有上进心的男人?”

  “已经迟了,她已经放弃我了,不再管我,不再在乎我是否夜不归宿,不再管我是否和人花天酒地,也不再管我流连青楼······!”好颓废又无奈的说。

  “你心里有她吗?”

  “大夫,你说我是不是有病?以前她柔弱害羞,胆小如鼠,对我体贴备至,关心有佳,我却毫不领,总是不耐烦,现在她对我失去信心,不闻不问,不屑一顾,毫不关心我又开始反过来死皮赖脸的想要引起她的注意······我的心里有她,很重要的位置,我是不是病了?”

  “······人总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你能意识到最好!”我的目的只是想让你真心实意的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