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学医(1/2)

加入书签

  “烟翠···你开始吧····”只见赵冬儿把那块布塞进嘴里紧紧咬住。她真怕自己一个坚持不住大叫出声。

  “夫人···你放心,烟翠会很小心的····”

  赵冬儿现在真的后悔,为什么不接着睡,睡着了至少梦里不会这么疼吧?好像想到了什么,赵冬儿拿下嘴里的布问道“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人进来?”

  “有啊,我和烟翠啊!烟翠进来为你上药,我来打下手!”仓菊飞快的说道。而烟翠趁着赵冬儿说话的空又动作的连忙擦洗了几处。

  “嘶····呼····疼疼疼啊····”赵冬儿疑惑,难道真的是在做梦吗?

  华佗医馆的李观文已经出了浴桶,穿戴好一旁的衣服,外面的天气好像阴沉沉的,难道今天又有雪吗?就像冬季会馆开业那天的傍晚一样?想到那天傍晚,看见还是自己的妻子竟然跟着自己昔日的一群所谓的好友打得火热,有说有笑的向酒楼走去,李观文的心里就像被一颗大石头重重的砸中,心沉重的好像快要喘不过来气似的难受。“呵呵···”突然嘲笑般的笑了两声,猛地坐回旁边的椅子上,仰躺着看着屋顶的木梁呆。能怨得了谁?一个已经成家的男人,不能肩负起责任,若是家中有人打理生意还好,有进账总比坐吃山空要强,可是偏偏他是府里的唯一的可以当家做主的男人,却对府里的是不闻不问,导致现在连女主人都不想呆搬走了,自己一定是长安城中最让人看不起的人,诺大的李府说小不小,按理说李老太爷在世时置办了不少值钱的瓷器,玉器等,应该值不少钱才对,但是却被李昌暗地里该卖的卖,让自己为了有钱继续xxoo养花娘该当的当,多亏了冬儿最后把李昌送进了衙门,要不然现在自己应该真的露宿街头,喝西北风了!李观文知道李府的田产商铺都被赵冬儿卖了,他也知道卖得的钱被她花在了记在她名下的冬季会馆里面,他不想追究,也不会追究,这是自己欠她的,再怎么说两人也成亲九年了,除了没有孩子,以前的感也是很好的。“砰”只见他右手狠狠的捶在椅子的扶手上,“冬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地开始关注她,是从第一次被桑兴狂扁以后?还是被她女扮男装堵在欢霄苑花娘的床上威胁会染上梅毒的时候。她的大胆,蛮横,不屑,无一不吸引自己的目光,可是,她却好像总是忘了李府还有这一位老爷,她的夫君,她的天!很长时间会待在李府,也只限在南苑那个院子里。不再娇羞的端着补这补那的汤汤水水借口上东苑去找自己。也不再对自己会不会去南苑有多么期待。特别是不再喜欢被自己触碰,爱抚,连夫妻间必不可少的敦实之礼都一副恶心至极的表。以前唯唯诺诺,胆小害羞,以夫为天的小女人不见了。她变得有时会为了下人歇斯底里,会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