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宿楚来探(1/2)

加入书签

  迷糊间,赵冬儿试到身上火辣辣钻心的疼,回想起被人掳到一间小屋内,还被李昌那个王八蛋用鞭子抽了好多次,然后呢?为什么想不起来了?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就像被胶水粘上了似的怎么用力都睁不开,难道是在做梦吗?

  烟翠正在动作轻柔的用白纱布沾了上好的冰峪酒为她擦洗伤口。见床上的赵冬儿因为疼痛而紧蹙的眉头和左右摇晃的脑袋。动作更加小心,看见她的身后及胸前私密的地方都被鞭打的体无完肤,触目惊心,烟翠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有怕一不小心动作太大弄疼了她,又赶紧手忙脚乱的用衣袖使劲擦了擦。胸前的伤口已经上过了药,等膏药干了后就能上后背上的。烟翠红着眼睛端着一盆血水出了房门。

  宿楚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打痕依旧看得清楚,隔着缝隙看见烟翠关上了门,悄无声息的从窗户闪身进入房里,站在赵冬儿的床前,眼神心疼又自责的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赵冬儿。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眉头紧蹙小脸微皱。

  “是不是很疼?对不起····为什么在你出事时,我又不在你身边····对不起····对不起····”

  赵冬儿似睡似醒之际总觉得身边好似有人在不停的跟自己道歉。是谁?这个声音好熟悉,是谁觉得对不起自己?李昌?这个王八蛋,这个老乌龟。

  “李昌,我饶不了你”。不知是不是心里的怒火太盛,睡梦中的赵冬儿猛地大喊出声。

  只见宿楚双拳紧握,青筋乍现:李昌!

  李观文被一股浓浓的刺鼻药味冲醒。只见眼前朦朦胧胧的雾气,一抬手才现自己竟然光着身子整个的坐在浴桶中,看了一眼桶里黑乎乎的药水,皱眉捏住了鼻子。

  “年轻人把手放下来,你的内伤就快好了,别乱动!”老大夫一身白袍手端药草进了药房。

  “我怎么在这里?你是谁?”不得不问啊,这个样子任谁刚醒来都要问问的。

  “华佗医馆,我是这里的大夫,也是这里的主人······你被人送来看病····所以在这里!”精明的眼神看了一眼药桶里皱着眉的李观文。

  “你这里都放了什么?还加····别放了,我不泡了····”李观文是在受不了这个味,作势要从桶里起来。

  “都已经泡了一天一夜了,现在才觉得受不了?不准出来····你的胸口淤青还未完全消退,还要在泡四个时辰才行,不然之前的功夫就白费了!”白胡子老大夫一边把手里端着的药草都倒进去一边用眼睛一瞪,李观文就像个正在捣蛋被大人抓了个现行的孩子似的,乖乖的坐到药桶里。有多久没有被人这么凶过了?虽然赵冬儿···对了,赵冬儿呢?“大夫,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也受了伤,她身上的是鞭伤。你见过她了吗?她怎么样?有没有事。身上的伤严不严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