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晚归(1/2)

加入书签

  离得近的宿楚感受到了周围忽然间萦绕的哀伤,抬起忧郁的眼神看着身边低着头咬着唇不一的赵冬儿。本想出声询问是什么让她这么难过,却在看了一眼另外的几人后打消了念头。看着她苍白的侧脸,宿楚抿了抿薄唇,随手拿过桌上的酒坛,在面前的青花瓷的瓷碗中到了大半碗的酒伸手端到赵冬儿的面前。听见动静后赵冬儿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看见宿楚递过的酒碗,咧起一个很勉强的笑看了他一眼。随后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入口的辛辣及不适很快就赶走了脑海里让她心痛的画面和心里痛侧心扉心疼的感觉。“真爽快!赵冬儿还以为你真的不会喝酒呢?既然这样,爷也敬你一杯,说真的,你一个女人能想出那么多有趣的玩意真是让爷佩服,来来来来,我先干为敬!”赵冬儿喝下第一碗后倒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心想这唐代的酒比之现代的二锅头还是差点。看着侯文天已经喝光了他杯子里的酒。赵冬儿豪爽的说了句:“候公子海量,今天我赵冬儿就舍命陪君子!干!”接着是李向泽,唐沽刚要说话就被宿楚一个眼神制止了,但是这次的唐沽却当做没看见。站起身痞痞的看着赵冬儿说:“你是第一个嫌爷多话的女人,为了你的胆大包天,敬你!”赵冬儿已经觉得头晕晕的好像自己在飘了。听见唐沽的话后,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说:“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说真的我就是看你们长得人模人样却游手好闲的不顺眼,明明身世家世处处高人一等,为什么总是贪恋的享受与刺激?”“这只能说明你不懂男人!”李向泽手拿酒杯轻抿一口说道。酒可不是那么喝的,喝那么猛是想醉的快点吧!“对,我不懂男人,可是我为什么要弄得懂男人呢?我没那个闲工夫,男人比女人还复杂呢?”赵冬儿坐下,右手摸了摸烫的脸。完了,今天是真的醉了,头好晕啊!好想睡觉!“对了,后天有人邀请我们几个去赏梅,你去么?”“请的是你们,又不是我,我去干什么?不去?”唐沽邪邪的一笑说:“他说我们可以带女眷,你当然可以去!”“那我就更不能去了,你忘了现在的我还是有夫之妇啊!跟你们出去还不被吐沫星子淹死!”“看看,喝了四碗还这么清醒,一点都不迷啊!”赵冬儿摇了摇头说:“不行,已经晕了,强撑着而已,要不你们吃,我先回去了!好晕啊!”赵冬儿不知道自己喝醉后会不会撒酒疯,得赶紧撤。“那哪行?你说过今天不醉不归,舍命陪君子的,不行我不答应!”侯文天站起身子端着酒杯说。赵冬儿右手撑着额头,半趴在桌子上使劲摇了摇晕的脑袋说:“死猴子,就你事多,我走了把钱付了不就行了吗?”胃里这会灼烧的难受,赵冬儿暗暗誓下次说什么也不能再喝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