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谁赢了(1/2)

加入书签

  “呵,楚,你这么爽快倒显得我们懦弱了,比,加我一个。”“这里这里,先说好大家可别提太过分的要求啊。我怕自己会赖账啊!”侯文天笑着说。“这怎么行,候公子今天若是赖账,我保证不出半天整个长安城的百姓都会知道冬季会馆今天生了什么!”赵冬儿封死了他的后路,今天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提出让他们每年定期交钱入馆的要求。怎么会给他赖账的机会呢?“赵冬儿,我怎么现在才知道你这麽···这么···这么死脑筋呢!”雪白的象牙折扇不停的指着赵冬儿说。“谁先来?”“爷先来!”唐沽一身水蓝色宽袖袍衫缓缓从沙上站了起来。“犯规,唐沽,犯规了”“你看,规则都你定,你说我犯规我就犯规吗?”唐沽一脸邪邪的笑手拿球杆斜靠着桌边对着赵冬儿说。奶奶的,真是不可理喻。“难道你以为只要把球打进洞内就好了吗?不是跟你说过吗?黑球要最后一个打进去,最后一个懂吗?朽木不可雕。孺子不可教。”“女人啊女人,你们真是啰嗦呢!重新来。”“这一局唐沽输。”“大丈夫能屈能伸,一局而已。”围着球桌帅气的转了一圈后,唐沽在桌面摆好球。拿起球杆对准白球“砰”“砰”的两声红球应声进洞。“啪啪”几声掌声及李向泽的叫好声。唐沽一脸骄傲的看了赵冬儿一眼。热闹的会馆内一切都井然有序,潘苏与启辰负责后院,桑兴和仓菊还有烟翠万奴负责前院,前院的都是平民百姓,人自然要多,文哥一视同仁的都请的是自己认识的,不论穷富,但他们大都是先围观再上桌。后院相对来说要人少些,不过也都坐满了人。靠近墙角的一颗葡萄架后面是一排现代板的厕所。除了每间屋子内的两到三人不等的服务人员,再就是院中负责有人捣乱的六个保安。太阳照射到赵冬儿脸上时,赵冬儿已经赢了三个人了。“我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愿赌服输,大丈夫一九鼎,李大公子赶紧的吧,纸墨笔砚已经备好了,就照着唐公子和候公子的写吧!”李向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冬儿说道:“我可是咱们五人中大的最好,得分最高的!你不会是作弊吧?”赵冬儿把球杆往桌上一放说:“切,众目睽睽之下你哪只眼睛见我作弊了?纵然李公子承认自己的眼神不好看错了,但是其他几位公子正值大好年华,怎会年纪轻轻的也花了眼?你到底写不写?我等急了!”“写,怎么能不写呐,只不过这要传出去,爷我的脸面往哪放啊!”“输给会馆的老板不丢人。毕竟我可是东西的明者啊!要字迹工整,不能龙飞凤舞写的乱七八糟。我看不懂!”“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又啰嗦又事多。合着你是专门在这里等着我们呐!上当了,一年两万两就这么打了水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