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结果(1/2)

加入书签

  唐沽,宿楚他们也和你一样父母已逝,为什么可以是生意场上的好手,为什么可以承担家里家外的责任?你呢?我问你你是哪来的自信去和他们打成一片的?你拿什么和他们比,和桑兴比。男人该有的责任你不当回事,男人的专你更是没有!府里被李昌搞得乌烟瘴气时你在哪?我被下人冷嘲热讽时你又在哪?李昌暗中霸占李府钱财,田产商铺时你又在哪?你不是和他们花天酒地把酒欢,就是左拥右抱急不可耐的想着颠鸾倒凤!还反过来质问我为什么不把你放在眼里。你活着就是个多余!亏我还想着把你改造成一个最起码能知道顾家的人,可是你呢?三番两次逃出府,只为了见你的小人。我告诉你李观文,再这样下去,你迟早要精尽人亡的死在欢霄苑女人的身上·····好了我说完了,放了桑兴。”烟翠一脸担忧的看着李观文的一举一动,心里明白,赵冬儿说的这番话说不定会刺激的李观文再次出手打人。谁知李观文听后却是神色萎靡,赵冬儿说的是事实,他都知道。府里的事在父母双逝后他就没管过,就更别说李家的商铺田地了。双亲在世时家里热闹非凡,母慈子孝,父亲打理生意,两位老人一走,管家旁敲侧击的好心劝自己应该好好放松放松,家里一下子清冷下来也不习惯,就有着管家打理一切事物。管家会自动的带着银两帮自己打理欢霄苑以及酒楼的账目。俗话说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以前循规蹈矩的生活突然变成了烟花之地的流连忘返,被调教过的女人总是伺候的他身上心里分外舒适,这才会越来越留恋,越来越上瘾。所有府中生的事他都不知道。赵冬儿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上前几步用力推开曲耀。仓菊也跟着上前扶起桑兴。“我们走”“等等···你说过不会离开的····”“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都不能遵守父母的教导及训诫,为什么我说了一句话你就会当真?真是可笑至极。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李观文张了张嘴想要让曲耀拦住几人,但是他没有,赵冬儿不知道的是在第一次让桑兴打了李观文以后,这个男人已经不知不觉得慢慢改变着,不再成天成夜的往欢霄苑跑。也不再三天两头的呼朋唤友。而原因不是因为怕了桑兴。是因为突然间对自己蛮横冷漠不屑一顾的赵冬儿!赵冬儿与仓菊费力的扶着桑兴向标行走去。“仓菊,先找个医馆给桑兴的胳膊看看。”赵冬儿甩了甩晕乎乎的头说。“是,夫人占财酒楼附近就有家医馆。”“嗯走吧!”“夫人,我没事,练武之人受点伤不算什么,这点疼桑兴忍得住。你的脸色苍白还是让仓菊带你回标行吧!”桑兴知道赵冬儿是关心他,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