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出府被阻(1/2)

加入书签

  还嘱咐我把药熬好等你醒了喝的。”赵冬儿喝下那勺药,邹紧了眉头,“真苦!”“良药苦口利于病嘛!”咽下口中的苦若黄连的药,赵冬儿靠着枕头若无其事的问:“烟翠,如果我要搬出李府,你是留在府内还是跟着我呢?”低头小心吹药的烟翠闻愣了愣神,眨了眨眼的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赵冬儿,见她一脸认真地模样不像是开玩笑。“为什么?夫人既然已经不生老爷的气了,为什么还要搬出李府呢?”赵冬儿脸色苍白神冷冷的说:“他做错了事,不可原谅!”烟翠不知道两人之间又生了什么事“当然是跟着夫人了!”时过半年再来的大姨妈来势汹汹,赵冬儿不但腹痛腰痛,还觉得自己浑身没有力气,身下的暗流涌动一阵接一阵,看了看两只手上苍白的没有血色,皮肤下的血管青筋都看的一清二楚。连带着头晕眼花,应该是血压低了。她担心自己身体里的血会不会流干了!无声的微笑着说:“那好,你收拾收拾东西,然后让仓菊去标行给文哥送个信,让他帮我们安排个住处。越快越好!”烟翠把雪白的瓷碗瓷勺放到床边的案几上说:“夫人,要这么急吗?”赵冬儿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是没劲说。浑身软。“那好吧,夫人你先睡会,我这就去告诉仓菊,然后收拾东西。”听见烟翠脚步很轻的向外走并关上了门。床上躺着的赵冬儿缓缓睁开眼睛,盯着身上盖着的锦被出神的看着。“这辈子最好都不要再见到你,人渣!”文哥得到消息时也愣了愣神,不明白赵冬儿为什么突然之间要搬出李府,只是现在要在短时间内找到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思虑再三,文哥去了标行的后院。等到第二天赵冬儿听到仓菊的回话后,可算放心了。其实她就是想住那间小院。大姨妈的量也慢慢少了,她也不用再担心了。动手收拾了几件常穿的男装,赵冬儿带着烟翠,仓菊,桑兴就出了南苑。经过水榭的走廊时遇见了李观文。赵冬儿本想把某人当空气的漠视。相看两相厌的人就好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样,看着李观文一脸不善的盯着自己。赵冬儿依旧苍白的脸上只剩冰冷。“大包小包的要干什么?”仓菊看了一眼赵冬儿,李观文的这句话分明就是冲着赵冬儿问的。赵冬儿不想和他说话,把脸扭过去看向水榭里的几尾小鱼。“不说话,哼,赵冬儿我警告过你,从今往后不许再出李府一步,你都忘了?”闻,赵冬儿一脸不屑,神色高傲的反击说:“警告?你算什么?是我的什么?你配吗?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是相看两相厌了,怎么就非装出一副死也不放手的样子,这里没有外人,你给谁看?”“死女人,你非要这么尖酸刻薄的和我说话吗?”“我不是非要尖酸刻薄的和你说话,是根本就不屑和你说!桑兴···清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