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事后(1/2)

加入书签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边的文哥等着赵冬儿来后好介绍标行的贵客李素和她认识。但却左等不来右等。最后等来的却是一行三个神采照人的俊美男人。一番自我介绍后。三人委婉的说是来看看赵冬儿为他们准备的雅间的。文哥吩咐了仓菊带路。“还真是不错,果然如她所说出乎意料。哎,你们俩怎么说?”李向泽伸出右手抚着沉香木镂空雕刻的精巧雅致的半人高收纳柜微笑着问。“哎呀,只能说爷的一万两银子没有打水漂!哈哈哈哈哈,对了,你是叫仓菊是么?”“是”仓菊大方的回道。“叫几个人来教教爷这些都怎么玩?”说着放下手中的折扇拿起大理石桌面摆放整齐的一桌扑克牌说。“你们俩玩吧,我外面敞篷内的台球。比之这个,我对那东西更有兴趣。”房夙一脸微笑地看着侯文天和李向泽说。“得,你去我也去,反正有的是时间玩,先玩那个也一样,对了,你说她是怎么想到的呢?这么独具一格没有出现过的玩意,我们怎么就想不到呢?”侯文天一脸好奇又疑惑的搭上房夙的肩膀问。“拿开你的爪子!”房夙伸手拍开肩膀上正来回摩挲的手。“疼啊,真是舍得下手啊你!李兄,你去吗?”“去,当然去,你们都去谁和我玩?走吧,看看咱们的新玩意,斯诺克!”靠右的一所小院中,文哥和潘苏还有万奴正陪着李素玩斗地主。四个男人时而神紧绷,时而开怀大笑,“管住”“不要”“压死”“我炸”“赢了”不时蹦出的热词让几人兴奋异常,连李素都沉浸其中。而敞篷内的三男两女五人也玩的不亦乐乎,烟翠已经在万奴的调教下玩有模有样。只是这会的她正不停地摇着头看着眼前台球桌上趴着的侯文天,一脸的无奈加上恨铁不成钢的表。房夙和李向泽在仓菊的指导下已经打得像模像样了。两个女人除了端茶倒水负责指导与纠正外,还要不时的蹲下身子捡捡球。大理石打磨光滑的斯诺克球总是被侯文天拿捏得力度捅到桌外地毯上。看着它倔强的在地上滚上两圈后停下的样子。烟翠和仓菊相视一眼默契的一同叹了口气。人与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两人看着自顾自玩的不亦乐乎的李向泽和房夙,再看了看姿势优美,性感十足的侯文天异口同声的轻声说“朽木不可雕也!”,还好被说的某人没有听见。“又掉了,仓菊,捡球!你说这球是不是和我有仇呢?怎么就是不进去呢?”仓菊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前面后院里桑兴带着一帮标行的师兄弟正玩得兴高采烈,你方输吧我方登场的热闹局面。所有人都忙着玩乐,独独忘了在家被李观文欺负的赵冬儿。屋内狼藉一片,衣服鞋子扔的到处都是。远远地看见白色的床单上几朵像是红玫瑰一样鲜艳刺眼的红绽放在上面。赵冬儿静静地躺着,心里的排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