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强迫(1/2)

加入书签

  唐沽双眼微眯的看向赵冬儿离开的方向,真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啊?更何况神女已经有了家室!赵冬儿忍者腹部一阵阵的胀痛回到李府,急匆匆的向南苑跑去。“做女人真是·····烦啊!对了,烟翠也不在家,糟糕了!”赵冬儿伸手推开院门,抬脚就要向自己的卧房跑去。谁知左手突然被人猛然拽住。赵冬儿立刻大叫“有贼啊!”本想伸脚踹过去,可是那一股股的涌动流出立刻打碎了她的想法,刚动了动的右腿顿住。“别叫。”“李观文,你他妈的到底要干什么?”原来李观文生气离开后,心里怒火燃烧,只得到南苑守株待兔的瞪着赵冬儿回来,他就不信本性胆小懦弱的赵冬儿会真的敢休夫。还好没让他失望,听着院门外越来越近的小跑的脚步渐渐逼近,他的心里一阵窃喜,是她回来了,因为听见她自自语的说话声。这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还有自己,舍不得李府。可是一瞬间的窃喜过后就是满腔的怒火。该死的宿楚竟然敢肖想自己的女人。哼!刺绣山庄的庄主又怎么样,难道真的敢光天化日的在天子脚下强抢有夫之妇?“我要干什么?我能干什么?你说···我能干什么?”赵冬儿挣扎着想要离开他强有力的钳制“放手啊,你弄疼我了!李观文,放手!”“怎么?没人为你撑腰害怕了?我告诉你,想用激将法让我休了你以后好和别的男人快活···你···做梦··想都别想!”“不是你自己说的要休了我吗?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成是我激你?真是欲加之罪!”“还是一样的伶牙俐齿啊!你想离开李府?休想,只要你生了我的孩子就不会离开了,对···生孩子····”李观文一弯腰扛起赵冬儿就像她的卧房走去。赵冬儿是踢是打他都没放手。“李观文你神经病啊!我今天身上不舒服,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你混蛋,畜生····听见没有。”赵冬儿被猛地头朝下的一阵天旋地转,感觉胃里的空气都被挤压了出来,身下的涌动好似又多了。越挣扎留的越多。我今天一定是霉神附身了。妈的,虎落平阳被犬欺,没了桑兴他们在身边自己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真是该死!“砰”的一声巨响,李观文踹开房门,大踏步的扛着赵冬儿向床边走去。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赵冬儿被扔到床上。身体与床板的剧烈撞击疼的赵冬儿捂着肩膀半天没有动弹。李观文已经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衣。一个扑身压到赵冬儿的身上,“李观文,别让我恨你···滚开···别动我···”“别动你···呵呵呵,你想让谁动?宿楚?唐沽?又或是李向泽?我告诉你痴心妄想。我不但要动你,从今往后你赵冬儿都别想出李府一步。死也要死在这里。”“李···观···文,我不是你的妻子赵冬儿,她早在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