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后院着火(1/2)

加入书签

  心好得不得了的赵冬儿三人回了家。还未踏进南苑的门就被烟翠的嗓门吓了一跳:“夫人,你怎麽才回来啊?”我都快快急死了!”“怎么了?”赵冬儿心大好的很悠闲的问了一句。“老爷····老爷又跑出去了!”赵冬儿一听,这个死男人又皮痒了!真是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这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特殊典范真是让人头疼又想跳脚“桑兴,是不是你每次都手下留了?为什么他就是记不住呢?”“夫人,只能说老爷抗打的能力强,不能怪我没用劲。下次就用铁棍打!就不信他记不住!”桑心右手握拳挥了挥说。赵冬儿差点把口水喷出来。瞪着大眼睛看着桑兴说:“你是不是打人上瘾啊?”只见桑兴高大的身躯一身黑衣袍衫,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大脑袋说:“反正只要夫人说让我打他,桑兴就很兴奋。”这下不光赵冬儿傻眼,就是仓菊和烟翠也被他毫不掩饰的话吓了一跳。要知道李观文再怎么说也是李家名副其实的当家人啊!虽然是赵冬儿下令打他的,可是看这样子桑兴好像似乎真的是打他上了瘾。“咳咳咳,桑兴啊,其实打人这种小事不用麻烦你的,以后”“不麻烦不麻烦,夫人知道桑兴的能力就是打架,这活分配给桑兴再合适不过了,不用换人,以后还是由我来吧,再说了,连我的拳头老爷都能慢慢的扛得住,那以后就算是不被我打残,身体也会强壮不少。一举两得啊!”赵冬儿无以对,这是什么逻辑?不打残身体会强壮???嗯?谁来告诉她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呢?在桑兴的再三保证以后下手会用全力后,很牛x的自己决定了:教训李观文的事还是他的分内事!别人不能插手。然后,在三个女人目瞪口呆的表中,潇洒的抬脚走出南苑。赵冬儿欲哭无泪,到底是谁被谁同化了“李观文,你自己多保重吧!”“夫人,桑兴该不会真的是去找老爷·····教训他了吧?”烟翠表僵硬的扭过脸来看着已经神色如常的赵冬儿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肯定,你家老爷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啊!哎呀,李观文自求多福吧!”“可是,桑兴知道老爷在哪吗?看他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样子,该不会找错人吧?”赵冬儿抬头看向烟翠打趣道:“呦,烟翠什么时候关心起除了你家夫人我以外的其他人了?还是个男人。难不成是春心萌动!”“夫人,你·你··”你了半天的烟翠找不出词来说赵冬儿,只得背过脸去。一旁的仓菊笑着说:“夫人逗你玩的,你当什么真?难道真的像夫人说的那样?”“仓菊,坏家伙,你也学会油嘴滑舌的乱开玩笑。我不敢撕夫人的嘴,还不敢动你不成?往哪跑,你给我站住·····”赵冬儿笑的肚子疼,左手在桌子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