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宿楚(1/2)

加入书签

  “既然我们中最谨慎的宿爷都开口了,那么也算我一份,同样一万两。”“谢谢房公子。”“还有我,一万两,雅间比一般房间要好吗?”李向泽微眯着眼睛问。“当然,既然冬儿敢说就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一定在你的意料之外!”“珠宝公子侯文天说:“怎么能少的了我呢?跟!一万两!”“还有唐爷我,一万两!”懒懒的声音好似没睡醒时的慵懒诱惑。赵冬儿一一谢过,告诉他们可以把银子送到平远标行的文哥手里。“你还认识他?”詹天棋一脸的惊讶的问。可惜的是赵冬儿压根就不想和多嘴的男人说话。“你说话啊?”“我都不知道,绳子那么长会打结,你的舌头怎么就不会呢?嗯?”“扑哧”,李向泽笑了出来。“你····你···”赵冬儿翻了个白眼,好像自己现在的样子离刚来的那会差太多,不应该变得和现代的时候一样,还是应该冷漠一点才对。“各位,会馆开业时还请大家多捧场,人越多越好。告辞!”目的达到,赵冬儿带着启辰和桑兴出了酒楼的门。“宿楚,为什么谨慎细微的你,只听了她们说的三两语就答应出钱呢?这不像你的作风啊!”唐沽敛起脸上一贯的邪笑沉声问道。只见俊美妖媚的男人好似突然间很忧伤颓废的样子瞬间坐直身体伏向桌上,右手撑着额头说:“你没现她们的眼睛很像吗?”“她?你是说宿雪?嗯,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怪不得她刚进来时会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呢?唉,那丫头走了三年了吧?时间真快!好了,别想了!如果让她看见你这个样子又该自责了!”闻,宿楚抬起头看向窗外赵冬儿来时的那个方向。自从第一眼在街上看见她,宿楚就有股冲动想要认识她。谁知老天爷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真是太好了,三年了,尽管自己书房抽屉里画的都是她的画像,可是该死的时间总是会模糊了人的双眼,看不清记不得甚至忘记曾经最重要的人的长相。着对于他来说是多么残酷,曾经的亲密无间让他怎么容忍自己忘掉心爱的妹妹的容貌呢?所以,当他看见与宿雪神似的赵冬儿的眼睛时就决定无论她的要求是什么自己都会满足她。而这六人中也只有唐沽才知道宿楚的妹妹宿雪的事。那个比宿楚小五岁的女孩真是动如脱兔,静若处子似得绝顶美人。可惜啊,自小身体虚弱,更有从娘胎里带出的隐疾;心痛。七年前俩人的双亲一起离世,十一岁的宿雪哭的不省人事,引了心痛作,之前因为照顾的好十三年来只有在很小的时候痛过一次。大夫诊断再不可伤心过度,不然就会性命堪忧。谁知天妒有福人,三年前的正月里,宿雪突心痛,当时宿楚正好不在家,外出采购龙袍上用的特殊金丝线。等他得到消息快马

章节目录